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回复: 0

地狱救赎(3):心理医生

[复制链接]

883

主题

0

好友

28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8.jpg

张凌从公司出来之后站在门口想了一想“既然年会的日子明天,报告也不用做了,那就趁现在去心理医生那里吧,不然自己回到家心里也不安稳”想毕便拿起电话联系了自己的心理医生,刚好今天下午没有别的病人。
张凌一切联系妥当之后就准备打车前往,但是在前往街边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保安依旧的站在那里向着上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他没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来到保安的跟前问道
“大哥,早上来的时候就看在这张望,你在看什么啊”
保安还如同那时一样,没有接话,而是轻瞥了他一眼。张凌看着他的样子自讨了个没趣,讪笑了一下准备转身离去。
来了!”就在张凌准备离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冰冷的声音,他急忙的转过头去,却发现保安已经向保安亭内走去。
“莫名其妙”张凌暗自感到奇怪,也不再去想那些,打到车以后给了地址便闭目养神。

张凌去的诊所是一家私人诊所,也是刘姐介绍他来的,听说原先刘姐就是在这里治疗的,毕竟大都市里奋斗的男女心理多少是有些不健康的。
张凌来到前台,说明了自己已经预约好了。前台告诉他通知他之后,他就坐在等候区无聊的看着诊所里提供的杂志,随手翻到了一本叫做《自我心理救赎》的一本书。他翻看了两页却嗤笑一声“还鬼鬼神神的,世界上若存在鬼神又怎么能让恶人猖獗”,不过他越往后翻看越觉得心中不安
“如果一个人曾几何时犯过不可饶恕的错误,自己宽恕不了自己,亦或是无法令别人宽恕,那他必将受到自我心理暗示或环境暗示产生不自然现象。毕竟人类可以骗得了世上任何事物,而唯独无法欺骗自我”
看着这段张凌的面色凝重了起来,准备接着往下看的时候却听见了广播自己名字的声音,便将书放回原位起身前往诊室。
“你好,张先生”进入诊室之后,一个坐在椅子上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说道。
张凌发现这人并不是每次为自己治疗的医生,有些疑惑,毕竟自己已经打电话预约好了。看出了张凌的疑惑,那男人笑了一下解释道“张先生,我姓齐,名易,你预约的楚医生临时有事走了,不过没关系,他已经将你的病例转交给我了”
张凌一头雾水,自己不是第一次看心理医生,他知道心理疾病最忌讳的便是换医生,毕竟你第二次向一个陌生的医生敞开心扉治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齐易?这个名字很耳熟,不对,就在刚刚才见过!。
“你是《自我心理救赎》的作者?”张凌有些诧异的问道,面前的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不到三十,一头利落的短发,面带和善的笑容,虽然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稳重的气息,可是这看上去属实有些年轻
“呵呵。那些不值一提,我们先聊聊你的病情吧”齐易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解释,开始询问起张凌
张凌听到他这么一说也不再追问,开始对着齐易讲起了这两天的经历............
“这么说你这一次梦游是因为前天夜里看见了路口有人祭奠的火焰?”齐易看着手中张凌的病例若有所思的说道。
“我认为是的,毕竟当年的火灾如同心魔一般挥之不去”张凌也是透过窗户看着楼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说。
可就在这个时候,齐易却用手轻揉了几下额头,然后抬起头直视着张凌,缓缓开口说道“张先生,那你最近身边是否发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张凌有些疑惑“什么叫不同寻常的事?”
“我是说,超自然的灵异现象!”齐易语不惊人不休
张凌此时看着齐易表情有些阴晴不定,沉默了一分钟然后竟然突然笑道“嗯..齐医生,你是想对我说我的病情是鬼魂作怪吗?”
齐易没有被他有些嘲笑的语气所影响“张先生,你,确定没有被鬼纠缠上的可能吗,你懂我说的意思”
张凌此刻听见齐易的话表现的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齐先生,我个人感觉,比起我你更需要治疗,等下次楚医生回来的时候我再来吧,我明天还要参加年会,告辞了!”然后愤然的转身准备离开
“张凌,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真的发生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齐易也没有挽留他,而是叫住他给了他一张自己的名片。张凌“哼”了一声,不过还是伸手接过然后离开了。
在张凌离开后,齐易站在办公室的窗户上直至张凌的身影消失不见才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打开了一边的柜子,柜子里面赫然是,处于昏迷状态的楚医生!
“对不住了楚师兄,不得已出此下策啊”齐易蹲在楚医生边上,伸手将他扶起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什么给他闻了一闻,楚医生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嘶...头怎么这么痛,咦?师弟你还在这啊,不知道怎么弄得竟然突然睡着了,这等会还要接待病人呢,怎么弄得”楚医生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他隐约只记着,自己这个大学师弟今天突然拜访,然后二人正在交谈的时候只感觉头有些沉,不知不觉之中竟然睡过去
“呵呵,没事的师兄,你可能最近的工作太累了,你好好注意休息,我先告辞了,对了,你的病人刚才来过了,看见你在休息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齐易笑眯眯的对着楚医生说道
“嗯?他来过了?”楚医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的病人因为自己耽误了治疗可就不好了,转手就要给张凌打电话。
“没事师兄,别忘了师弟我也不是混来的毕业证,那个病人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最近工作压力大,我跟他聊了两句”齐易拦住了楚医生
“哈哈哈,也对,以师弟你的才华客串一下这心理医生可绰绰有余,那今天我也没什么事了,走吧,师兄请你吃饭”楚医生仔细一想也没有多计较,爽朗的笑出了声。
“不用了师兄,我就先走一步了,这晚上我还有些事,推不开啊”齐易却是找个理由离开了

张凌走在路上,有些魂不守舍“那混蛋什么意思,他难道知道什么?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天过后一切就好起来了”转念一想,拿出了齐易的名片准备扔掉,可是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又将名片放进了口袋里。
“齐易,今天我一直跟着他,发现他情况有些不正常”而另一头的齐易却接起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
“哦?什么情况”齐易淡淡的说道
“他今天早上先是去了公司,然后自己去了咖啡厅喝咖啡,可是咖啡店的服务生却说他一个人点了两杯咖啡,还对着空气有说有笑,中途接了个电话便又回到了公司,他后来离开去你那边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看来,已经开始了啊,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盯紧他”齐易有些严肃的说道
“嗯,你放心吧,好啦,不说了”电话的那边挂断了电话,而齐易坐在车里若有所思。“希望你能活下来,成为我们的一员吧”想罢便启动汽车驱车离开。
张凌回到家里,今天他并没有去便利店,而是在路上一家小餐馆随意吃了一口。他在洗完澡后躺在了床上,摆弄着手机,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和秦小童加一个微信好友。这时手机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登登”,一条好友添加信息
清楚以后张凌激动的坐了起来,是一个叫做“花房新娘”的人,一看备注,正是秦小童。
“嗨,美女,我正打算加你呢,咱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啊”张凌急忙的发给秦小童
“哼,要是等你,黄花菜都凉了吧”秦小童依旧是那个俏皮的语气
“怎么会呢,我也是刚刚到家”张凌发道
“怎么了,忙什么了”
“没什么大事,办了点私事,不过跟你说个有趣的事,今天一个神经病竟然问我最近是不是见鬼了,哈哈”张凌本想说去看了心理医生,不过转念一想又删除了之前发的消息说道
“呵呵,那你感觉你遇见鬼了么”手机屏幕传来了一条消息,张凌见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慌
“怎么可能,这世上哪来的鬼”
“你确定,我不就是吗?”
张凌看见这句话,头皮一炸,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过了好久才又传来了一条消息
“喂喂喂,不会真把你吓到了吧,嘿嘿,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张凌拿起手机长舒了一口气,最近自己的精神真是太紧绷了,这么简单的一个玩笑话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了
“哪有,我去拿了些东西
“好吧,不和你说了,明天还要参加年会呢,明天见!”随后便没有了下文
张凌躺在床上,一想到秦小童那张青春俏丽的脸一阵兴奋。他下床冲了一杯在心理诊所开的安神药准备睡下,虽然今天见齐易的时候很不愉快,但是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去了,便自己拿着往次的药单自己又开了一个疗程的。
躺下之后没过了多久,昏昏睡去。
就在他睡去没多久,安静的放在他床边的拖鞋,此刻却如同有人将其穿上一般,缓缓的向卧室门外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7-18 05:11 , Processed in 0.16700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