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回复: 0

散了聚了散了: 毕业了

[复制链接]

883

主题

0

好友

28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2.jpg

      时间回到了1994年的6月,这里是一个不足千名学生的校园,坐落在祖国不大的一个地级城市内,不是“象牙塔”,也不是小、初、高 学校,而是培养技术工人的摇篮,当时遍布全国的技术学校之一-----关中化工技工学校。和其所有的学校一样,这个时间,总有一批毕业的学生走出校门,走进社会,结束学生时代开始工作,开始他们新的生活。                                                                                                                                                   
     顺着学校大门往里走,一边是操场和两栋四层高的教学楼,一边是食堂(也是大礼堂)和学生澡堂,最里面挡住去路的便是两栋一女一男宿舍楼了,由于男女接近5:1的比例关系,女生楼显然比男生楼矮了两层,也短了那么一大截。在这个特殊的毕业时期,公寓楼里显得格外凌乱和热闹,被清理出的书啊、破衣服旧被子都一堆堆的此起彼伏摆放着,一个吆喝着“收破烂”的三轮车满脸笑容的忙活着......
     顺着右边的男生公寓正对大门的扶梯一直往上走,到了顶层往左拐,快到走廊尽头向阳的一间便是602宿舍。三个六铺架子床,已经都卷了铺盖,一张带有两个抽屉的普通桌子上,一摞摞书籍足有半米来高。
    “成哥,叫下面那个三轮车上来,让他把这些清理出来的书之类抱下去!”一个正在从墙柜里搜罗旧书的大个子小伙对着正在从书桌上翻看整理书籍的有点小胡子的年青人说道。
    “胡说,这些书,到了单位还要用,咱们后半辈子就靠他吃饭呢。不能卖!子明,国栋......还有长江,把们的专业书都收好,以后用得着”成哥指着各自收拾东西的弟兄们说道。
    “不要,带着麻烦......"
    ”成哥说得对,要么挑几本专业书留着.......“
..........
     这六个20左右正在收拾各自行李的的小伙子,正是是学校锅炉专业的毕业生。他们是来自全省各地的小伙子,在这所学校一起度过了两个年头,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两年来在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留下了太多难忘的记忆。他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他们从相识的头一天起就自报家门和身份,并按年龄称兄道弟起来
     ”成哥“便是这个宿舍舍长,也是最长者,22岁,其诚实仗义,说话稳重成熟,宿舍的”知心大哥“大伙都叫他“成哥”;老二梁子明,讲话耿直犀利,做事有点“2”,所以大伙也叫他“二哥”;老三长江,圆滑爱耍聪明,因为在学校学习期间谈了两次恋爱都是因为插足做第三者,而且获得成功,所以大伙戏称“小三”;老四陈强,由于父亲在家里排名老四,家人称其老四,所以改称他为“老五”;那么下来就是小六海洋了,家里条件卓越,个性自由,兴趣广泛,喜欢摄影,总是吉它不离手的时尚小伙,所以大伙又叫他“洋六”或“花柳”;最小的国栋,19岁,是个不爱说话性格内向自卑,大伙都叫他“幺妹”。
    “成哥!咱们就这么散了,一起聚聚呗!”长江看着大火个个忙碌的样子提议道。
    “就是,在老地方吃个散伙饭,喝他个一醉方休!”海洋迎合道。
     “是啊,这是必须的!”梁子明说,“也好让我们庆祝一下,美美嗨一下!”
    “幺妹,你咋不说话?”成长边打行李边说“就这么定了,收拾完行李,老地方集合!”国栋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只是嘟囔了一句:“不要耽误太长时间,我和我说好了,赶天黑到家的!”
    “没事,吃完饭雇个出租回家,”海洋开了口。
    “那得多少钱啊!也没必要吧”国栋回到!
     “咱们毕业聚个会怎么没必要?你就坐你的出租,你六哥别的没有,钱有的是!”话音一落,引来大伙哈哈大笑“看来聚餐有人买单了,我就使劲的吃卖命的喝,不然对不起六哥啊!”长江借机说道。
   “没问题,大伙这么给面子,值!幺妹,走!”“对了,老二,长江,沾光就要狠些,把你们家属也带上,咋样?”老成提议道!“要不,几个大老爷们多没意思!”
   “我怕小妮子在,咱们放不开,还是别。。。”
   “怎么,卖关子,说好了,小妮子不来,长江买单!”
    “我们同意!有家属的必须带上”大伙一致通过。
    “慕然已经提前回去了,他家里有点事,所以。。。。”子明解释道。“要不然,这好的便宜不占,傻瓜蛋啊!你说呢,长江”。
    长江稍加思索:“好吧,既然大家非要我占这个便宜,恭敬不如从命”。
。。。。。。。。
    在这座城市的一家“老同学餐厅”内,6个小伙子已经坐定,边吃边喝边聊。
    “这小妮子一来,加上慕然,我们刚好是6+2,,我们的宿舍602,哈哈!看来我们4个光棍天注定啊!”陈强故意对着小妮子只抛媚眼
    “五哥,可别胡乱放电,小心长江拿水淹你!”小六海洋笑道。
    “ 咋了,长江水不行!我看海洋倒是要把我淹了!”
    “你们这可不仁义了啊,说好不带这样的啊!兄弟妻,不可欺啊!”
    “是啊,小妮子,这可是长江说的,兄弟妻,不客气!”老五陈强故意做出老虎扑食状。
    “长江,你不是说他们款待我,我怎么看今天不是来吃饭的,是来吃我的!”小妮子装作”躲“的动作藏到了长江的身后。
    “哎哎哎!还想混不!我长江还在这呢,说不让来,你们一个个都不乐意,这来了,就这样,你们还有点素质没?别让人家女同胞笑话咱,特别是别让我害臊,对不?小妮子,看我长江都交些啥子朋友!没见过女人似得!成哥说个话呀,别让这帮小子毁了咱602的两年声誉啊”
     老大成长开口了:“对对对,从现在开始,我们都是翩翩君子,对待淑女要彬彬有礼,不许满口胡喷,听到没?否则,舍规处罚!”
“对,我作为堂堂大君子,首先敬三嫂一杯,祝。。。。”老五陈强端酒杯若有其事的站起。小妮子有点防不胜防,“这,。。。”
    “坐下,老五,懂规矩不?来来来,我们大家共同举一杯,祝愿602永驻我们心间”长江站起来端酒示意!老五连忙附和“就是就是!”随后大家都站起举杯一饮而尽!
    “小妮子吃菜,以后长江敢欺负你,给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说,绝对让他长江变干枯,大家说是不是?”海洋说道。
    “让长江变干枯,难度大了,水都到哪去了?”小妮子笑着说。
    “流到海洋了呗!”老二梁子明开口说话了。大伙听后都笑了起来。
    海洋趁机说道:“只要对小妮子好,就是长江弄不干,我海洋也会倒灌长江,弄它千年不遇的大灾难!”长江听着,只对小妮子咂嘴:“我现在都怀疑,你们还是不是我的兄弟,这里好像我都成外人了似得!”
   “你是不是我兄弟,我不敢保证!但这个嫂子我们是认定了!对不?海洋。哦,对了,嫂子,海洋敬你一杯,如果有合适闺蜜给咱。。。”海洋说道!
    “坐下,又一个不懂规矩的,不知道三杯之后才敬人人的道理啊。就知道你存心不良,就只顾自己!再怎么想,也都有个按资排辈,有的话,也得首先考虑咱老大成哥,对不?”梁子明提议到。“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那你怎么就插队了呢!?”海洋不甘示弱。“就是,就是!”陈强附和道。“那如果我成哥打一辈子光棍,你们也不结婚了!”老成笑着说“谁有本事谁就先来,哪来那么多的规矩,好好好,为我们兄弟的这片情意,再来一杯!”大家再次一饮而尽。
   “要说这第三杯,还得请咱们小三说几句,传授一下恋爱经验,让我们兄弟也。。。。。”陈强又开始了。
转移一下话题,好不好,离开女人就不吃饭了,你说咱们一起两年多,吃喝睡都在一起,这就要分开了,咱就不能伤心一下,抱头痛哭且不说,也不能就这样嘻嘻哈哈的,说到这,我都想哭!”小三长江故作流泪状!陈强则放开“哇哇”哭起来“谁不会哭,哭能哭来媳妇,我就往死里哭!”
   “成哥,你是舍长,说两句,咱干第三杯!”子明说道。老成故意清了清嗓子,“要说咱兄弟情谊,那没得说,可我奇怪的是,咱们性格不同,来自的地方也不同,就两年功夫,相处的.......""
   "我也是觉得奇怪,我这么清高的一个人,两年功夫就被你们这伙人带坏了,我都不敢相信怎么就能和你们同流合污,狼狈为奸呢?简直不敢想象。”子明开玩笑道。
“谁带坏的谁?我的二哥,说话可要打草稿。”海洋说话了。“我可记得这两年跟你学了不少,坐火车逃票啦,为打赌挣一斤粮票,大冬天穿着背心去食堂打饭啦、还有......."
    “打住!记我点好行不行,我看你是得了选择性记忆症了,而且是个没有良心的晚期患者”子明反驳道。
    "当然记你得好了。谁不知道你大好人一个,去年为了给慕然的弟弟筹学费,你竟然都敢偷偷去卖血........“长江接着说。
”别说了,自家兄弟,揭短扬丑有意思么?要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咱们小三去年春天被一街皮打的骨折被我们抬回的情景”子明转移话题道。
    “什么时候,我咋不知道?”小妮子吃惊到!
    “别说了,子明!”小三使了个眼色,拦住到!“小妮子,别听他们瞎说,没有的事。要说这几年跟给各位学到的东西,那可多了去了,就说去年9月23号凌晨,当半夜两点半从广播中知道中国申奥失败的消息时,你,你,还有你把本来用作庆祝的酒瓶子摔了一地,特别是海洋竟然醉汹汹的下楼要出去散散心,看门的那个王老头拦住非要咱们留下姓名,说是第二天要给学校领导说,我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都无济于事,只好留下海洋、长江的名字,没想到那王老头竟然说我写的是假名,就在我解释不清的时候,海洋拿过笔,振振有词的说,骗大爷干嘛,屁大点事,事,必要么?好汉做事好汉当,来,我写,就见海洋写了:郑智化、王杰两个名字。没想到王老头竟然指责我,就说你骗我么,还不承认。好了,可以走了........."长江看着海洋,海洋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引起大家哈哈大笑。“人家喝醉了都比咱聪明!”
    ”好了,别互相揭短了,要说海洋,那可是咱们宿舍的宝啊,多才多艺,永远忘不了它的那破吉他,带给大家多少乐趣,特别是在得知子明为慕然弟弟筹大学学费的时候,他还背着吉他上街当歌手.....去年十月份,我爸去世,我心情低落到极点,小六子哄我开心,一首又一首的吉它歌曲,我至今都不会忘记,对了,还有咱宿舍的幺妹,别看不爱说话,心还小得很,你说他家里情况不好,大伙都知道,可生活费没了,也不给咱们说,吃饭的时候,一个人溜出去说是饭店吃了,而且一连几天,那天我和老六就偷偷跟了出去,看这家伙吃啥好吃的,也不叫上兄弟,结果发现他买了两个馒头,蹲在一个没人的偏僻地方吃。我俩回来试探着问:你今天吃的啥啊,他竟然说吃的羊肉泡馍!我俩硬是忍着没让眼泪流下来。后来我们给他捐款捐粮票,可他说啥都不要,在这,你成哥就要说你了,你这是没有把我们当兄弟看啊!”
      “还提它干嘛?后来不是要了吗,再说我不是怕麻烦大伙吗?”一直不说话的国栋小声说道。
      “错,你是没有把我们当兄弟看,兄弟就是用来麻烦的!再说,咱兄弟里面有个热心的有钱人,经常想帮助人,你让他知道身边有这么一个需要帮助的可他却无动于衷,却整天请我们吃饭,让他情何以堪!"陈强看了一眼海洋继续说道“对了,说到海洋,我们这些吃货这些年没少花你的钱,咱们每一礼拜的聚餐都是你买的单,兄弟们都过意不去”“是是是,我们的财神,致敬致敬!终生不忘!“那有啥,请大家吃饭,又不是买毒品了!再说,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值!钱不白花”海洋到。
    “话是这么说,不过今天这顿大餐我请客,不然你让我这多年的舍长情何以堪!让我这老大还怎么当!”成哥继续说道:“说真的,现在要分了,还真有点舍不得,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在以后的工作学习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要互相通气,相互鼓励,要知道,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们永远都是兄弟!”“对,为了我们的兄弟情谊,干杯!”小三端酒站了起来,“干杯,干杯!"大伙再次一饮而尽。“一晃两年结束了,以后难得再这样相聚,我建议大家多联系,多来往,2014年的今天再聚,谁也不能缺席,否则必须给出说服得了人的理由!”“对!无故缺席者,602舍规处罚!”接下来大家就开始互敬和乱侃了,但“2014再聚成了他们清醒时说的最为隆重的一句话。不一会,三瓶白酒没了,一个个醉意也都上了头,就有些胡言乱语了。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子明问小妮子。“听长江的,你们呢?”小妮子反问!“听慕然的,一向都是人家说了算,为了能和在一起,我老妈的心脏病都犯了”“她不同意,为什么呢?”“说她家里情况不好,负担重,可是我不嫌,我就是喜欢她,我给老妈说过狠话,这辈子非慕然不娶!”“那你爱上她啥啊,那么义无反顾的”“爱不需要理由,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的一笑一颦、一举一动,我都喜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这或许就是纯粹的爱情吧!没有任何私心杂念的那种!”“是啊,我也是,人家都说小三花花肠子,劝我离开的都有,可我就是身不由己,就喜欢看他那坏坏的笑容,坏坏的举动!你说这也是爱情吗?”“嗯,我认为只要是抛开什么身份啊、地位啊、金钱等等,就是喜欢他本人的那种就是爱!我相信,这种爱总会有好结果的!"。。。。
     “朋友一生一起走,。。。。。。”海洋冲着小三大吼着歌。“别唱了,海洋,再唱,我用长江真要淹死你了!”
      “老五,你上次给我的那些钱我都记着,到时一定还你!”幺妹拍着海洋的肩膀。“你再说,我就翻脸了,你瞧不起我,是不是?那不是钱,那是兄弟的情谊啊,是给的不是借的,不存在还,否则就是断手足啊,知道吗?什么叫断手足?你说去年你妈病重了了,你一个人拿着电报发呆,在你心中,我们都是外人啊!有事情不用手足,要它还有何用?你什么都好,就是这点,心胸开阔点好不好,我们在一起,钱是放在一起花的,不分你的我的,知道不?”幺妹流出了眼泪“我知道我知道,以后我一定活出个人样来。挣好多钱,咱们一起花,一起花啊!”
      很晚了,他们慢慢搀扶着离开,饭店服务习惯性的走到海洋面前“先生,请买单!”海洋也习惯性的走到了服务台前。而一旁的成哥早已不省人事,被陈强和子明抬着走出了饭店的大门。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7-18 05:04 , Processed in 0.13100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