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99|回复: 0

槐树花开(14)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4 11:26:14 |显示全部楼层

38.jpg


一年后,武同书考取了县教师进修学校,脱产进修,获得了数学大专文凭。后来,通过努力,又考取了省教育学院,参加本科脱产进修。
国庆节假期,武同书带着急于与沈新莲团聚的心情奔赴中央门汽车站。到售票窗口一问,正好有一个沭阳的班车在检票。他买了票就急急忙忙地过了检票口,找到前面贴着开往沭阳的车子就往登了上去,车上的乘务员正在核对人数。看到他上车,用手一指:“坐那个位子,人正好齐了,发车。”
武同书来到位子边上,把行李塞在行李架上,车子摇摇晃晃,几次差险把行李晃下来。座位上坐着一个女子,头贴在窗户上朝外望。披肩头发垂落到肩胛,把连接头和身体的脖子遮挡地严严实实。武同书小心坐下,生怕一身的汗臭会把熏得呕吐。车子走走停停,红绿灯很多,很多行人抢着过马路,驾驶员一面驾车,一面咒骂着抢红灯的人。
车子到了马坝,驾驶员提醒乘客下车,休息十分钟,乘客们纷纷下车,有的急急忙忙赶往厕所,有的在寻找热水,也有点下车后直往小卖部,买些冷饮。武同书从厕所出来,选择一颗大树下面的阴凉地站着,欣赏着每位旅客。
怎么在这儿?”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体香,多么熟悉的身材,多么熟悉的笑容,多么熟悉的语气——张雪站在他面前:一头卷发,淡绿色的连衣裙。
谈话没有任何芥蒂,毕竟真心相爱过。
武同书告诉张雪,自己在省教育学院进修数学,然后,一脸严肃地说:“结婚了,沈新莲,你认识。”
“当时我就看出来了,那丫头对你有意思,你还不承认。”
“那时我没有这个想法,再说了,人家是校长的千金,我哪里能配得上她;我只一门心思地想高考,哪有时间考虑这事。”武同书半真半假的说。
张雪告诉武同书,自己也结婚了,对象是大学的同班同学,他父亲在政府工作。对象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了区政府财政部门工作,自己被安排在重点中学做会计,他爸说,过几年,再转到教育局做会计,会清闲一些。
上车后,他们把座位调在一起,说说笑笑地到了沭阳,武同书主动为张雪购买了到韩山的车票。到达韩山,张雪没有答应武同书要求送一程的请求,独自带着行李回家去了。
几个星期以后的一个下午,武同书刚迈出教室,就看到张雪站在不远处向他招手。
“你怎么在这?”
“你真难找,我都来几次了,也没看到你!”
“有事吗?”
“没有事就不能来找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
“晚上有事不?”
“正常上晚自习,但不点名,不考勤。”
“陪我逛逛街。”
“我不买东西呢!”
“我也不买,在家没事,他又去外地出差了,要十几天才回来。”
“哦。孩子呢!”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唉,还没有。”接下来还是沉默。
进入商场,张雪把包交给武同书,拉着武同书不停地欣赏不同款式的女装,然后挑几件依次穿在身上,在试衣镜前换个角度欣赏几遍,不停地问武同书“这件怎样。”武同书的回答直接而且干脆,就两个字:“很好。”张雪笑眯眯的看着武同书:真的吗?但张雪欣赏之后就说:“我们再看看,如果没有更好的,再来买。”
又换了一家商场,张雪来到男装面前,挑选了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
“同书,你来一下,”
武同书凑近一下,看着张雪拿了一件T恤衫,“这件颜色很好。”
“你试试。”看到武同书在犹豫,张雪说:“你和我们当家的身材差不多呢,你能穿,估计他就能穿。”
武同书拿着T恤走进试衣间,出来后站在试衣镜前看看。张雪两手拎着衣服的肩膀晃了一下,又整理一下裤腰上的褶皱,觉得很满意。“穿这衣服,人就显得很有精神。”
服务员,重拿一件新的打包。”
出了商场,他们在一个小吃部点了两个菜,武同书要了一瓶啤酒,斟了一杯给张雪,张雪用手挡了一下:“我喝酒上脸,不敢喝。”
“上脸好,书上说‘人面桃花相映红’,那才更好看呢。”
“老了,人老珠黄,没人看了。”
“你一点没变,还是原来那样!”
喝完一瓶,武同书看到张雪望着自己,意思是还要喝吗?连忙说:“不喝了,喝多就找不到回校的路了。”
吃过饭,张雪伸手拎起自己的小包。武同书主动帮她拿着衣服,问她什么时候回家。
“马上回去,谢谢你陪我逛街。”
应该的!”
路边的树非常高大,茂密,使路灯显得十分昏暗。“你找到回校的路吧。”
“能!”
“我把你送到站台,我就回去了。”
“谢谢!”
道别的时候,张雪主动把手伸向了武同书。武同书刚一伸手,张雪顺势一拽,就扑进了武同书的怀里,武同书没有拒绝,伸手轻轻地搂着张雪的肩。张雪把头埋在武同书的心口,聆听他那心脏与胸腔激烈的撞击声。武同书的手慢慢地移上了张雪的腰,用脸磨蹭着张雪的头发……
在高中时代,武同书与张雪也拥抱了许多次。那些拥抱,带着的是激情,是青春,是梦想;那时的拥抱,心是贴在一起的,彼此都能感受对方心跳;那时的拥抱,是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那时的拥抱,会使尽全身力气实现真正的零距离今天的拥抱,缺少了激情,参杂着激动、回忆和对家人的愧疚,这次,武同书只吻了她的秀发、前额。
过了一会儿,张雪推开武同书:“我该回去了。”
武同书把衣服递给张雪,张雪没有接。
“我看你穿着很精神,就当是今晚陪我逛街的报酬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5 , Processed in 0.083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