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64|回复: 0

彼岸:友情(9)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4 11:11:16 |显示全部楼层

35.jpg


孟丽看着耀眼的招牌,走进宽敞、豪华的大厅时冲古清一伸了伸舌头,意思是陈晨要“大出血”了。古清一淡淡地笑了笑,看着陈晨走在前面消瘦的背影,心中划过一丝忧虑。

坐在包间里,陈晨拿着菜单递给孟丽和古清一说:“两位别客气啊!随便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谁给省我跟谁急!”

“那还不好办,先来一个二斤龙虾先涮着,接着再来二斤鲍鱼我尝尝鲜。”孟丽一本正经地说完,接着三人便大笑起来

鸳鸯锅、肉片和各种菜品不一会儿便都上来了,陈晨透过热气沸腾的火锅问孟丽和古清一,“喝点酒吧!”

孟丽看了眼古清一,古清一笑着说:“那就先来三瓶龙干。”

服务员,来一箱龙干。”陈晨对站在身旁的服务员说完,转过头对孟丽和古清一说道:“今天让我们喝个痛快,难得我们能聚上一回。”

孟丽一听大声说道:“好嘞!让我们不醉不归。”

虽然包间内的通风很好,但热气腾腾的火锅,还有那一箱啤酒的作用还是让三人满脸的通红,孟丽早已热得脱了外衣,还在撕扯着那丝薄小衫的领口,陈晨也是穿着精致的羊绒衫趴伏在桌上,醉得不醒人事,只有古清一,原本就不怎能喝的她,硬是被陈晨和孟丽劝了两瓶,但还是保留着一丝清醒。她知道陈晨是因为心中有事,不开心才会找她和孟丽来喝酒的。孟丽虽然买了房子看着很高兴,但她和车勇的感情让她仿若水中捞月一般,也是一场空,又谈何快乐而言。自己呢?看似幸福美满的生活,可谁又知道当事人的苦楚,张杰林虽然已经不再总出差,但新开了公司,天天的酒局应酬,家对来说就是酒店,古清一觉得甚至还不如从前。

看着昔日充满朝气的姐妹,今天都被生活负累得伤痕累累,古清一的心情就像这面前的火锅一般翻滚着灼辣,什么了眼睛

“古姐,孟姐,们说女人结婚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自己有工作,又年轻,虽然没有那么多钱,但也够自己潇洒的,干什么就非得要结婚,生个孩子后,就像个老子似的不招人待见。”

“为了那个狗屁爱情呗!”孟丽一仰脖喝光了杯中的酒。

“爱情?有吗?我不信!我不信!”已经喝高了的陈晨趴伏在桌上痛苦起来。

古清一和孟丽对望了一眼,却发现都无法安慰陈晨。

“我说你平时说我挺能耐的,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瘪茄子了?大不了和他离呗!”孟丽看着陈晨的样子既心疼又气她软弱。

古清一使了个眼色给孟丽,孟丽摇了摇头,便夹起肉片放入锅里。

古清一轻轻拍了拍陈晨的肩膀说:“爱情只是在我们的生活中走散了而已,相信未来的生命里我们还会遇到更好的爱情。不要因为不适合我们的人而放弃了寻求幸福。”

听完古清一的话,孟丽从涮肉地扫荡中抬起头看着古清一,嘴里含着肉片,左手冲古清一竖起了大拇指。

陈晨也从哭泣变成了哽咽,要说不难受是假的,但憋着更难受。

因为陈晨和古清一晚上都要照顾孩子,所以她们又喝了一阵,孟丽又给陈晨瞎出了一通主意,三人就说说笑笑地各回各家。

古清一疲惫地走进家门,儿子张响在做作业,张杰林还没有回来,古清一似乎已经习惯了张杰林这种不在家的状态。她能说什么呢?男人干事业,女人就是背后默默付出和牺牲的那一半。只是她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家庭,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已经越发感觉力不从心。

做完了晚饭,古清一和儿子没有等张杰林就先吃了,其实这种状况近来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从儿子默不作声的表情上,古清一已经感受到儿子张响的郁郁寡欢,是啊!以前每隔半个月爸爸会在家陪他一阵,而今他几乎整天看不见爸爸的身影,他知道爸爸忙,可他更希望爸爸少赚一点钱,能多陪陪他,像别的同学家长一样,能带他去游乐场,去看球赛。

人总是欲望的动物,金钱、时间、健康、美食、快乐、刺激,各种各样的需求填充着人们的大脑,而此时古清一清楚的知道,她的欲望只有儿子张响的健康成长。

“妈,后天开家长会,爸能去吗?”张响满脸期待地看着古清一。

古清一心痛地看着儿子,无奈地笑着说:“我去问问爸爸,如果他有时间就一定能去。”

儿子眼里闪现出一丝明亮的光。

“对了,你的围棋班我给你报了,周四下午四点半。最近英语学得怎么样?新换的英语班能跟上吗?”

“还可以,那我周四的书法课怎么办?”

“上一、三的课吧!围棋班只有这个班有位置了。”古清一心里默数着儿子一周的补课情况,不禁一阵心酸。

她也想让儿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可一想到别人家的孩子都在补,压力山大啊!儿子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不能再让儿子输得更多。

还好张杰林的公司有了一点起色,开拓市场、寻找好的货源、公司招聘人员,都在走入正轨,钱已经不是问题了。当然张杰林在公司、单位两头跑,一个人忙得脚打脑后勺,古清一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家照顾好。

仿佛一切都在按着正常的轨迹运行,而生活总会给我们一些始料未及,就像孟丽奋不顾身地投奔爱情,却让现实撕裂得面目全非;就像陈晨太依赖的婚姻还是让她从梦幻中清醒。而古清一此时面对不断变化的家时也陷入一阵迷茫的恍惚。

未来的样子该是怎样又岂是自己能决定的。

陈晨自从去了化验室后,因为不用倒班,所以照顾起笑笑更方便了。家里的事情基本不用王志恒管,王志恒的应酬似乎也逐渐多了起来,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家,起初陈晨还劝劝王志恒少喝点,注意一下身体,不要凭着年轻过分地消耗了健康,王志恒听了几回就嫌陈晨烦,甚至两人还因此大吵了几次。

渐渐的,陈晨也懒得管,何苦好心关心他又招他烦。就这样,王志恒愿意喝到几点就喝到几点,陈晨不再打一个电话催他回家,甚至王志恒打电话告诉她今晚有应酬时,陈晨都不会问一下“在哪?”这种发着内心的陌生,有时甚至会让陈晨也吓一跳,难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其实有些时候,人活着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年轻的时候为了爱情,有了孩子后发现更多的是为了孩子,而如今父母年事已高,陈晨还要担心父母们的养老。

虽然陈晨还有个姐姐,可姐姐在一线城市打工,生活压力要比生活在三线城市的陈晨大许多,至今姐姐一家还挤在出租屋内。为了这一切,陈晨愿意忍受这样的婚姻。

笑笑就要从学前进入小学了,陈晨和王志恒提了一次是不是要在学半径买个学区房或者找找关系给笑笑办到重点小学去。

没过多久,王志恒给陈晨一窜钥匙让她去看房子,说是学子佳苑的房子。

陈晨一听大惊失色,她知道那是重点小学附近刚建好的楼盘,据说户型和格局非常不错,每户最小面积也一百多平,已经炒到了一万多一平,如此算来每套房子最少也要一百多万,那……这钱是哪来的?

“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陈晨压抑内心的恐慌问。

“才买的,你不是说要学区房吗?正好有个朋友手里有一套,就让给我了,听说装修都弄完了,哪天去看看,行就搬过去,不行我再想办法。”

陈晨没敢再说什么,她知道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4 , Processed in 0.105000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