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42|回复: 0

灵与肉:(14)下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4 11:07:09 |显示全部楼层

34.jpg


现在已经是个很不错的画匠了,画工精细,下笔有神,笔下的一切皆惟妙惟肖。社会及同行都给予了高度的认可。但他并不满足于此,他的苦恼在于,他过于真诚,尤其是面对自己时,他对自己的很多作品都不满意,他知道它们缺少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灵魂。

虽然如此,他依然在不停地画,他是个画家,不画画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渴望生命中能出现一个女子,他的画笔会自愿的为舞动,因为她,他便可以把灵魂注入笔下,让自己的生命与艺术的生命融为一体。

他风雅的外貌,优雅的涵养的确极具魅力。他敞开的心灵小屋成了一个令人向往的幽静的山居客栈,来来往往的住过很多女子。他静观,他寻找,他拥抱……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笔依然不肯为某个女子自愿而舞,于是,他厌了也倦了,就关闭屋门。

有好几年的时间了,他的心门一直是紧锁的,路过生命的女子只能在门外驻足徘徊。

眼前的女子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他生命中的奇迹,当在河边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有迎他进屋的冲动。

此刻的方灵依然静静地躺在沙滩上,午后的阳光轻抚着她的全身,浅笑安详的面庞如婴儿般纯净。白皙的肌肤,健美的身材,完美的曲线……看着这一切,他的心潮起伏,脑中的灵感飞速流转,他有把这一切都画下来的冲动。他的眼睛似乎是有穿透力的,虽然隔着泳衣,他依然可以穿透衣服感知到方灵身体上的每一根柔和的曲线,他已深深地被眼前的人体美以及被人体所包裹的这颗纯洁的灵魂所折服了。

当他的目光再次凝视方灵所躺的地方时,内心一惊,浑身一颤,因为那里不见了方灵的踪影,沙滩上一片空白,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梦不成?他赶紧用不安的目光四处搜寻,却发现方灵不知何时已回到了他的身边,静静地侧躺在他一旁的浴巾上,正笑盈盈地注视着他。

画家小有尴尬,却又高兴的像个孩子。他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方灵的脸颊,还用食指与中指轻轻捏了一下那娇艳的脸蛋,轻声问:感觉怎么样?

方灵伸出一只手抓住画家的手放在浴巾上,便把一侧的脸贴着枕了上去,笑盈盈地说:特别好!说着合上了眼,不再言语。

画家的思绪还围绕着刚才闪过的念头,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了。如果方灵愿意做他的模特该多好啊!可方灵是艺术圈外的人,不一定能理解人体艺术的美,理解女性身体是大自然的缩影,包含着生命的全部奥秘。

画家试探性地问:方灵,对人体美有了解吗?

方灵好像刚从梦中醒来,幽远的声音中透着困惑:什么?人体美?

画家换了一种方式问:你看过西方的裸体雕塑及裸体名画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方灵略显犹豫,稍后便镇定下来,开始思索,接着她问:你是说如希腊雕塑《掷铁饼者》或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大卫》此类的吗?

画家说:正是,你对此类作品有什么看法呢?

方灵说:对此了解甚少,还不足以形成什么看法。是在美术教材或书的插图中无意见到的,也没有特别去留意。但健壮的体魄,生动的神情还略有影响,能感受到一种健与美的和谐,精神与肉体的完全统一。

对于方灵的领悟能力画家已有所了解,但方灵说出此言还是令画家惊讶,这乃是造型艺术的精魂,从一两幅无意的插图中她便能感知到,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画家又引导性地问,你有没有了解过文艺复兴时期的名画如《沉睡的维纳斯》,及后来的著名人体画《泉》……

方灵想起了什么,突然嘴角上翘,问:《泉》?你是说一个赤裸的美少女,双手举着一个倒扣的罐子,水从罐中缓缓流出的那张画吗?

画家回答说:正是。

方灵也不直接回答画家的问题,却问道:你可曾听到过这样一件事?国家博物馆建馆100周年的纪念日,曾举办过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名家名作展。央视新闻频道报道此新闻时,现场展出的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像大卫阿波罗的生殖器部位都被打上马赛克。于是网友们开始在网上效仿央视打“马赛克”的举动,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低俗行动,纷纷为名画穿上了漂亮的衣服。说到这方灵略有停顿,接着看向画家的眼睛问:不知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画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还隐藏着一丝无奈,说:很有趣的一个笑话,不是吗?

方灵说:的确令人捧腹!但也有它的积极意义。因那次事件,雨润曾转发过一个相关的热贴给我,使我初次了解到很多西方名作,包括你说的那幅《泉》。一个纯洁无暇的美少女,柔美的曲线,清澈的眼眸都使人眼前一亮,会有一种永恒之美的韵律从心头滑过。那幅画像是印在了她的脑海中,说此话时,方灵的脸上充满了爱慕之情。

画家也被感染了,他趁机问:如果有一天,我想为你画一幅类似的画,你是否愿意?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方灵脑神经的某个开关,脸上详和的神情一下子不见了踪影,转而变得紧张而羞涩起来,她有些语塞,但最后还是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当然不愿意!

画家也感觉到了问题的唐突,稍许沉默后,他转换了话题:方灵,我们到水里呆会儿吧?

此刻方灵身上的刺已退回了原位,一切归于平静。她平静的脸上依然挂着不经意的笑容,柔和地说:好啊!

他俩走向海边走进了海水中,刚接触到身体的海水有点丝丝凉意,一小会时间,身体就适应了海水的温度,舒适惬意。

画家说,我到一旁裸泳去,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尝试脱掉泳装,感受海水的抚摸。我绝不会打扰你的!

方灵像个傻姑娘,楞楞地回答:噢!好!

她似乎是方才刚知道自己是身处天体浴场的。

画家游向一旁,脱掉身上的泳装用力甩向岸边,便游向海的身处。

方灵静静地立于水中,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又看看远处起伏跌宕的山峦,接着她把目光投向了金黄的沙滩,视线中远处稀稀落落挪动的人影更显沙滩的广阔与宁静。

微微的波起伏着轻轻地向她涌来,这一切都是她喜爱的。她将两手平伸着放在胸前的水面上,手指分开,像弹钢琴一样弹奏起浪花来。

翻飞的手指,溅起的水花使她更加愉悦放松,她停止了弹奏的双手,从两侧托着脸颊,慢慢蹲下去,只到下巴触碰到水面方才停下。细浪轻语,围绕着她,抚摸着她,轻柔舒适。她屏吸感受着,海水轻轻撞击她的身体,似乎要穿透她的身体,将她融化。这正是她所渴望的,可是泳衣阻隔处的身体无法与海交流,她强烈地渴望能从中挣脱出来。她开始行动,脱泳装,一件又一件,很快她就赤裸着全身半蹲在海里。

她将泳衣抓在手中,依然闭着眼,海水包围着她,像一双巨大的手,裹挟着她,抚摸着她,无比的温暖舒适。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感觉,她可能本来就是一条鱼,海才是她的家。或者她忆起了在母亲子宫时的感觉,被温暖包围着,自由自在的游来游去。

她已感觉不到自我的存在,完全被温暖融化了,但她依然能感受到一种清名的喜悦,淡泊的,轻盈的,却是真实的喜悦。

那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直起了身子,她依然闭着眼,雪白娇嫰的上半身裸露在水面上。漆黑的头发披散在身后,被海水湿成一缕一缕的。

裸泳的画家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游泳,正在方灵身后五六米开外的海里静观着方灵的举动。当方灵将下蹲的身体站直露出水面的那一刻,他突然热血沸腾,心跳加速,此刻的他只想将方灵拥入怀中,忘记了之前曾说过不打扰方灵的言语。他不由自主地挪动脚步慢慢向方灵靠近。

当他悄无声息地走到方灵的身后,张开双臂拥抱方灵,就在他的手触碰到方灵手臂的那一刻,方灵浑身颤栗并伴随一声大叫,松开了手中的泳衣,双手本能地护住了胸部蹲入水中。

画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忙说:方灵,对不起,真对不起……

方灵受惊过度,一时难以平复,她用惊恐的眼睛盯着画家说:你……你……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4 , Processed in 0.102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