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83|回复: 0

被拐的女人:胎儿降临,被人抱走(66)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4 10:58:01 |显示全部楼层

32.jpg


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思倩也是非常的自责,好在父母都很支持自己没有过多的责备。看在孩子快要生的份上,已经住回村里的思倩,并没有被村民们赶出去,而是等待的孩子降临后,让们一家三口全部搬离。不管聂福全和秀兰如何护全自己的女儿,他们左邻右舍的已经把此事告诉了村长,起初村长不同意,但看到思倩确实挺危险的,也不知道她今后还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自从这个女人被人拐卖,回来后就一直和正常人不一样,成天不为父母好好的干活,不着边际的干一些不是普通老百姓干的事情。留着也不是长久之事,再说她已经有了姓杨的男人,就应该跟着那个男人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乡去,这个村子时不能再容忍他们了。
        从派出所回来,思倩就感觉这屋子住着不舒服眼前老有蛇晃来晃去。杨看到思倩这几日快要生了,也没有去店里帮忙,而是24小时守护着思倩,生怕她和孩子有什么意外。在下雨的一个下午,思倩躺在床上忍着逐渐越演越烈的腹痛,她告诉家人,可能要生了。
        秀兰把早已准备好的婴儿包裹以及孕妇用的东西,都带着。聂福全和杨忠凯二人,用架子车将思倩推着去镇上的医院。在路上,思倩想了很多。她又要生了。
        记得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朱旺旺将她放置在黑屋子里,她忍受着人生的最大的痛苦,艰难的生下那个孩子。那个可怜的孩子取名小虎,陪伴她走过了几个春秋,给她带来了很多的欢乐。要不是小虎,她都不知道将如何支撑下来。上天给了她一个好儿子小虎,可惜,因为自己执拗的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想到害死了小虎。小虎的亲生父亲郑超,因此这辈子可能也不会原谅自己。她将他们父子相认的机会都给抹杀了,郑超能不怨恨她吗?好歹这也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只见过一面的孩子。而那被朱旺旺一脚踹掉的孩子,还未出世就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扼杀在腹中,她是在血泪和疼痛中,将那孩子的残骸带到人世间,都不忍心看他一眼。她想着想着就流泪了,此刻多大的腹痛已经不能左右她的心情了。杨不停的在旁边为她鼓劲,为他助威,希望她不要害怕一鼓作气生下孩子。
        可她由于身体的透支,还是晕了过去,到达医院时,为了不让孕妇昏迷的时间过长,影响胎儿的正常分娩,医生唤醒了思倩,并且鼓励她一鼓作气,在医生的协助下生下一个重5斤的男婴。听到孩子的啼哭,杨忠凯激动的哭了,秀兰也是松了一口气,聂福全高兴的放松了紧握的拳头。
        医生护士将孕妇推出来,思倩看起来很虚弱,杨心疼的吻了她的额头,并为她送去了一个深情的拥抱。医生将孩子给了秀兰,她高兴的抱着婴儿放到婴儿床上。医生护士安顿好病人之后出去了,病房留下了思倩一家人,幸福的看着刚出生的孩子。
        到了晚上,思倩沉沉的睡去,杨忠凯在楼道睡着,聂福全回家去了。秀兰拿着孩子的奶瓶也爬着睡着了。等秀兰睁开眼睛一看,孩子却不见了。她起初以为思倩抱着孩子喂奶,可是掀开思倩的被窝,根本没有孩子,她跑到楼道看到杨睡的死死的。
“快起来,快起来小杨,的孩子不见了!”秀兰急哭了。
       “什么?孩子不见了?什么时候不见的?医生,医生,快来人啦,的孩子不见了。深更半夜的被杨这么一喊,周围病房的人都醒了,值班医生和护士也都醒了。人们纷纷跑过来看热闹。
       “最后一次见到孩子是什么时候?”医生问。
       “我看孩子饿了,就给他吃了冲了一些奶粉喝了,没想到孩子吃着就睡着了,我也迷迷糊糊就睡了,等我打一个盹,醒来就发现孩子不见了。大概是一点多吧。”秀兰回忆说。
      “我去找保安问问”杨说。
       思倩醒来听说儿子不见了,急的晕死过去了。她不能再接受任何打击了,是谁这么狠心,要将她置于死地啊?这可是要吃奶的孩子,这么小的孩子被人偷走,孩子的生命随时都会受到威胁!秀兰哭着喊医生救救思倩,她哭天喊地的在病房里大声哭起来。整个医院的人都被惊动了,病人家属自动自发的楼上楼下找孩子,看有没有生命线索。
“保安,你刚才看见有人抱着孩子出去了吗?就刚才,不到半个小时!”杨急切的问。“没有啊,这小门是不锁的,只是闭着,谁都可以打开,整个住院口上下5层,都是开放的,只有每间病房的门晚上可以上锁,怎么?你家孩子丢了?”门卫说。
       “要是让我知道谁抱走了我的孩子,我一定杀了他。你赶紧通知医院,我去派出所报案。”杨忠凯说。
        “不行,你这个时候不能去报案,这对我们医院的名声不好,我们再一起想办法找找,万一找到了。你再问问你家亲戚,看看是不是谁把孩子抱回家去了。”保安说。
“你坏蛋,我家亲人都在,你要是阻止我去报案,我揍死你。”说完他急匆匆的走了,保安赶紧去监控室查看,同时拨打了院长的电话
        “什么,孩子不见了?你们是怎么看孩子的,怎么刚出生就被偷走了?这玩笑开得!”值班民警被杨叫醒,接到报警后他录口供。“我太混账了,怎么能睡的那么死!”杨责怪自己,他害怕极了,一想到小虎的下场,他真怕自己的孩子也会遇到这样的下场。“不,绝对不可以!”他大叫。
        保安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出现在医院的走廊,并且这个人看起来鬼鬼祟祟,在丢失孩子的楼道出现过。院长和主任,以及值班的民警都感到了现场,勘察之后来到保安室。他们看到了那个黑影,因为楼道灯光不是很清楚,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他们继续调取录像,终于在医院的大门口的录像资料中,发现这个黑色身影的人怀里抱着孩子走出的影像。
       “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偷孩子?”杨在心里嘀咕,他突然想到是不是人贩子,专门拐卖婴儿的。“不,一定不可能,要是这样,我也活不下去了,我的孩子啊!”杨真的不敢继续往下想,他难过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使劲的在头上用拳头击打自己。
         “好了,我们知道你难过,可是眼下只能想办法找到这个人,否则,你再哭也没有用,孩子还是回不来啊!”民警小杨说。听到小杨的劝解,杨停止了抱怨和无休止的往坏处想。他突然发现这个人又一张正面的截图,很像村上的一个光棍。
        “难道?不可能呀,这人为什么要偷走自己的孩子呀,没道理啊?”杨再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去叫了秀兰一起看视频,秀兰看了好几遍大声肯定的说:“是光棍,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偷走孩子呢?”在众人的不解中,杨和民警连夜赶回村子。
        在村子没有找到光棍,这个坏账,会把孩子抱到哪里去?他究竟要干什么?气急败坏的杨忠凯,砸坏光棍家的东西,被在场的民警及时制止了。找了一夜无果,杨的心不能经得起这样的打击,而思倩更是哭得死去活来,秀兰实在没办法劝阻女儿,不顾身体的劳顿,大声的哭泣,她告诉了聂福全发生了事情,聂一听外孙被偷走了,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院长和医生们在商量对策,医生办公室聚集了很多医生护士。而民警和杨忠凯找了一夜,还是没有结果。最后无奈的回到医院。秀兰在收拾孩子尿布的时候,发现孩子的被褥里藏着一封信,她急忙拿给大家看,杨第一个打开。
        “要你的小孩子可以,前提是尽快离开聂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欢迎你们,抱着你的孩子,带着那个不祥的女人,永远不要回这个村子!”杨一把把纸揉碎,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他们这是合伙欺负他们一家三口,一股热血喷涌而上,想杀人的冲动在杨的内心翻滚,谁欺负他都可以,唯独不能欺负思倩还有他的孩子,要是和他的女人过不去,就是和她过不去。
       “我出去一下!”杨气汹汹地离开病房。
秀兰打开那张纸,看到上面的内容害怕杨做错事,急忙让聂福全去阻止杨,聂福全一看内容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立刻冲出去找到了杨,一把拉住他。
        “小杨,你可千万别冲动啊,村民这次有意这么做,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就不要和他们计较了。我在村里这几日,听到很多不好的谣言,都是说我女儿是个不祥之人,我说什么那些愚蠢的人都会认为我向着自家的女儿,不会管他们死活的。既然孩子被他们抱去要挟,我们就依了他们,从此不回去了。”聂福全说。
        “爸,我咽不下这口恶气,一定要讨要说法!”杨依然气愤。
         “好了,忍忍,还是先把孩子要回来再说,我去见村长,你把派出所的案子撤销吧,要不然警察介入这事,更不好办了,毕竟这是家事,村上人再怎么欺负,也是街坊邻居,以后还要照面的,万一警察以偷盗婴儿罪给光棍定罪,这个人今后可怎么找媳妇,后半生就完了,我相信他是被街坊邻居给逼的,因为他无依无靠的。”聂福全这一说,杨终于放下了愤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3 , Processed in 0.098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