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3|回复: 0

莲年有余 上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10:39:48 |显示全部楼层

9.jpg



天津的手艺人挺多,当头的要数在杨柳青画年画的。过去,要是有领导干部来呀,甭说什么青花瓷啊,象牙玉啊,就是递上一块板子,拆开一看——哟,一张装裱好的年画——《莲年有余》。画中有个白白胖胖的娃娃抱着条大红鲤鱼,后面青盘滚珠,一绽粉莲映得格外灿烂。莲是连年,鱼是富裕,连年有余。领导与娃娃一同乐了,露出几颗金牙:“鼓得好啊!鼓得好啊!”杨柳青这儿说的“鼓”就是画活了,画得很热销。

可是因为这年画是雕版艺术,版是可以传承的,所以没准儿这家店的王小五刻得鲜活,过几年那家店的李小六又雕出神仙版,家家店都有几张得意的货儿。可这能不能鼓?怎样才能鼓?这又说不准了。今年神仙点中这张,色上的粗犷大气,有几分雄姿,可谁知明年又点中张轻描细绘的呢?这跟赌博似的,没法玩儿!可又为何每年人人都挤破了头在印版呢?谁知道呢?但有一点大家都清楚的——神仙每年只让鼓一张——高贵的很!正如杨柳青的那句老话——年画一年鼓一张,不知落到哪一方。

古有馀家已很久没鼓过了。
古家干这行已经干了一个世纪了,解放前就开始卖画了。当时日军侵华时,打到天津来了。当时下过雨,道路泥泞,日军的装甲车开不动,就闯进天津城,把几乎所有的底版都搜刮出来了。版是人雕的,齿痕很均匀。日军就把一张张版铺在地上,让装甲车开过去。“喀喇、喀喇”,装甲车倒是过去了,地上留下一路的残片败屑。古家当时的掌门古定国一听这事就躺床上了,不久就含恨而终。他仙去前把藏地板下的《五子夺莲》交给了古有馀的爷爷古天祥。从此,《五子夺莲》就成了古家的招牌。在七十年代时几乎年年鼓,惹得隔壁王家店一阵眼红。王家店就是鼓《莲年有余》的那家,现任掌柜王求新和古有馀是好友,他俩同时从父辈那儿接过手艺。王在一开始不务正业,整天去省城里游荡,可谁知他最近跟暴发户似的,连鼓两年,换了套别墅,老头子乐得呵呵直笑。
古有馀不高兴了。

古有馀要换版儿。
清早,古乘着他的小摩托去了外地,快到正午十分才回来,从车上拎下一摞木板——那可是杜梨木!《五子夺莲》挺宽,要两张木板一拼才能有。古家门前的石阶上,拿刨子一个劲儿地削——摁、推、起、回、摁、推、起、回……板上有一股劲儿,推着古有馀去鼓。他自个儿哼哧哼哧地捣鼓了半个时辰,硬是蹭出了两块板。

接下来是拼板,古有馀家有一条口诀:“头顶天,脚压肩;房角线,墙角边。”这是专门用来对板拼板的。古默默地念着口诀,凿空,穿线,系紧,眼前浮现出父亲在他儿时手把手教他的画面,手臂上仿佛还有父亲掌中的余温。古望着院中灵台上父亲的照片,灰白的照片也抹不去父亲笑容的灿烂,像是在喜悦,又像是在鼓励他勤工。古有馀手上的青筋若隐若现,望着身边那块陈旧的木板,默默地叹了口气。
开始刻版了,古有馀把旧版印上墨,在新版上印上一层,随着墨迹雕版。古有馀宝刀未老,一刨下去绝不含糊。一下,两下……古手起刀落,木屑纷飞,竟雕得入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34 , Processed in 0.060000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