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75|回复: 0

屁娘田翠花 上

[复制链接]

883

主题

0

好友

28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10:33:22 |显示全部楼层

7.jpg



外面的天黑咕隆冬,屁娘从热被窝里起身,怕吵醒男人,轻手轻脚却很利索地穿戴得严严实实。  
今日冬至,进入冬季以来最冷的一天。   
一年365天,屁娘天天早晨4点多起床,烧一点泡饭,热一只馒头,泡饭上夹了块乳腐,馒头瓣开夹点酱菜,稀里哗啦地吃了个饱,就在棉衣外围上条黑胶衣裙,穿上双高帮塑胶套鞋,戴上口罩,套上长袖黑色塑胶手套,开了门出去又关严了门,拉起停放在墙角的粪车出门去了。
这个小镇在偏远的山角落,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变得精彩,这里依然是几百年来的原质原味,除了外出打工赚了些钱回来的人盖了两层楼新房,多数房屋还是祖上留下来的木质砖瓦平房,家家户户烧饭还是柴火灶,用水是河里挑来的或轱辘井里吊起来的,白天拉屎尿去又脏又臭的厕所,晚上就拉在马桶里,早晨4点多拎出来放在门边,待运粪工倒空,自己再用马桶发线刷过,洗清凉干,晚上再用。   
屁娘是这个小镇清洁所的一个运粪工。从14岁帮娘推粪车到自己做这份苦力,屁娘已经做了整整36年,今天50周岁生日,到了退休年龄,上最后一天班,单位已安排好接替她的人,明天起她可以每月拿退休金享清福了。
可是,儿子要她去带孩子。   
儿子今年29岁,去美国读博后留在休斯顿工作,去年刚结婚,爱人是在一个研究所工作的中国博士女,已怀上孩子了。去美国带孩子,虽然享不了清福,但她乐意,因为儿子是草窝里飞出去的金凤凰,不仅是她的骄傲,也是全镇唯一的留美博士生,是镇上向外炫耀的一大成就,说到她儿子,没有一个不翘大拇指的。   
全镇的人都羡慕屁娘要去美国过洋人般的享福生活了。                       

屁娘是儿子小时候在别人教唆下被叫响的。其实她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田翠花,大家都叫她"翠花″。   
翠花不像一朵花,脸长着像头驴,眼睛凸凸的.鼻孔大大的.嘴唇厚厚的。读小学时,皮男生一边学驴叫,一边用绳子抽她,惹得翠花哭着回家。读初中时,恶男生用硬纸做了个驴脸面具,套在脸上爬地驴打滾,气得翠花拎起书包就回家。   
从此她没有再上学,也不想出门。
家里三个人,却是祖孙三代,而且都是女人。1956年翠花奶奶带着5岁的翠花娘,从河南一路乞讨到这个小镇上,一个比翠花奶奶大10岁的瘸子男人收留了她们。这个男人是每天早上推粪车的苦力,翠花奶奶就成了的女人。翠花娘长到17岁时,这个男人在大白天下午,趁翠花奶奶去山上挖野菜时,強睡了她。等到翠花娘的肚子逐渐隆起,翠花奶奶才知道这事,就与这个男人打了一架,把他下面的蛋踏碎了,他就成了个废人,躺倒在床上不到一年就死了。   
这个男人死的这一天,翠花娘生下了翠花。   
好在他们与左邻右舍从无接触往来,別人也不关心他们家的事,只知道拉粪男人死了,却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只知道多了个小孩,却不知道小孩是怎么来的。
翠花奶奶就替翠花娘找了看山的男人入赘进屋,瞒住了这件事。   
翠花一点点长大,眼睛凸凸的,鼻孔大大的,嘴唇厚厚的,活像头驴。原来睡了翠花娘的这个男人长着一张驴脸,翠花像他不像娘。
   
这个驴脸男人碎了蛋死后,翠花奶奶当起了运粪工。等到翠花断奶后,翠花娘进了镇上新成立的清洁所,接了运粪工的活,每天清早四点多起来,拉着运粪车挨家挨户地跑,将放在门前马捅里的粪便倒进粪车內,再拉到粪池放进去。这是她早晨4点多开始到将近中午的工作。   
翠花不上初中后,在家里不出门闷得慌,倒喜欢这份戴着口罩不露脸的活,就一早起来帮娘干活。年龄还小时就帮娘拎马桶,年龄大了点,就接过娘拎来的马捅向粪车里倒粪,到18岁长成全身都是力气的大姑娘时,也加入了镇上的清洁所,翠花象娘一样成了一名清洁工。翠花就把娘的这份运粪的苦力活接了下来,让娘改做白天扫大街的活,稍微轻松一点。   
翠花娘俩都有了工资,虽然每人每月只有二.三十元的微薄收入,但按八十年代水平,祖孙三人的生活已有了最起码的保障,60多岁的翠花奶奶就开始替翠花找对象了。因为这张驴脸,翠花找对象是件天上摘星星般的难事,但也总有牛头马面可配。   
翠花奶奶后来就找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这小伙在镇上箍桶匠店铺里当学徒,听说是个孤儿,除了左腿有点跛,脸相倒是眉清目秀,很俊,是个理想的对象。翠花奶奶通过箍桶匠跟小伙一说,倒成了这事,招他为上门女婿,清出一小间柴草屋,做了他们的新房,请了小伙师傅箍桶匠来家里吃了顿饭,就算把这事办了。
他俩1988年结的婚,那年翠花20岁,第二年就有了个小子。翠花姓田,小伙名中有个宝字,小子就被取名田小宝。

田小宝长到三岁时,不但不是娘的驴脸,而且长得比他爹还灵秀,左右邻里人人见了都很喜欢。有人逗小宝说:"小宝,去问问娘,她是怎么把你养出来的。″小宝真的去问翠花:"娘,你是怎样把养出来的?″在炒菜的翠花正放了个响屁,随口玩笑说:"是娘放了个屁,不小心就把你放出来了。″翠花平时说话不太文雅,说话中常带"屁″."放屁″."屁话″这些用语,听小宝问这事,就随口这样说了。   
小宝把娘的玩笑话当成真的了,就告诉逗他去问娘怎样养出他来的人,那人和在场的人听了都笑弯了腰,逗小宝说:"小宝是娘放屁放出来的,以后你叫她屁娘,你娘就会更喜欢你了。″小宝又当真了,就"屁娘″."屁娘″地叫,就这样翠花的"屁娘″被叫响了,全镇传开了这件事,都想见见这个"屁娘″。认识翠花的人多了起来,翠花因此认识了不少的人。   
翠花以前因这张驴脸怕与人交往,现在别人都"屁娘屁娘″地称呼她,她倒觉得别人与她亲近了起来,也与乡邻们来往时无拘无束,乡邻们有什么需要出力气的活,只要说一声"屁娘,来帮个忙″,她一准到,从不吝啬力气。乡邻送这送那酬谢她,她一概不受,很得乡邻们好评。
听惯了别人叫她"屁娘″,慢慢地有人叫她"翠花″或"田翠花″,反觉得这名陌生了,也觉得叫她的这人与她不亲近,更忘了自己长着张难看的驴脸了。
但她改不了带"屁″的话。小宝7岁那年,屁娘领小宝到镇隆小学校报名读书,老师看看小宝,又看看屁娘,问道:"你是他娘?″屁娘答道:"屁话,我不是他娘,难道是他爹?″老师被她呛白得很尴尬,忙改口说好话:"你娘俩长得有点像。″屁娘笑道:"像个屁,幸亏不像,否则见不得人了。″老师也陪着笑说:"这孩子长得俊,讨人喜欢。″屁娘笑得咯咯响,说:"这不像屁话,我爱听。″老师也被翠花的"屁话″逗得咯咯笑。后来这位老师把这段对白传给其他老师听,一传十,十传百,屁娘的"屁话″在全镇传开,到处听得到咯咯的笑声。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7-18 04:57 , Processed in 0.094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