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24|回复: 0

你看长江往南流:先睹为快(5)

[复制链接]

883

主题

0

好友

28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10:08:15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三线建设要抓紧!老邓爬回床上之前,吕茴香已做出个重大决策:这回,砸锅卖铁,也办!
吕茴香揪着老邓的一只耳朵,到分局开了张回老家开户口证明的证明,揣在怀里独自回到黑石窖。公公婆婆均已谢世,哥嫂依然灰头土脸,视形同路人。村村通公路边堆满砖头瓦块,仿佛大战之前构筑工事,家家都在为修猪圈盖厕所扩充领地大兴土木。这就叫城乡差别。吕茴香想,要是不出去肯定们一个球样。人一走,茶就凉,何况快二十年没回来了都,这回回来要办的事一定非常麻烦。动身前忍着肉痛,到夷陵茶城花180元一斤买了四斤今年的五峰春茶。打算两斤贿赂邓福安,灶王爷升天,好话多说,请他帮忙到派出所开证明。两斤送管户口的警官,也不晓得拿不拿得出手。
没料到还真是遇见了神仙,事情竟然出奇的顺利。
邓福安已经不是需要皮带机皮子掌鞋底那会儿了,现在是党支部书记兼民选村委会主任。十几年没见,脸蛋子膗起来了,小肚子厥起来了,金牙也镶上了:不就是开张证明吗?谁跟谁呀,没事!邓福安果然金口,好像公章就在他床头上搁着,第二天便将盖有鲜红大印的证明拍在了吕茴香手上:解决户口是百年大计,一定要抓住机遇!我,就不留了,赶紧回去,抓紧时间办吧!快走吧!吕茴香千恩万谢,怀揣用证明开来的证明,暗自庆幸连请客钱都省了。心里想着快点赶回去搬那第二座大山,借钱,逃也似急匆匆告别灰蒙蒙乱哄哄的黑石窖,乘K626次列车赶回新城。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吕茴香压根就没想要向周嫂子借钱。是年,吕茴香回老家注销掉农村户口,在已经住了半辈子的地方重新登记,交上四出举债,八方求援,加上自己皮鞋的一塑料袋积蓄,凑齐人民币34812元整。某公司财务室一米二高的柜台上,白色小机器哗哗地吞吃她拎来的纸币,心像被掐了一指甲又一指甲:寅吃卯粮,我是不是作孽哟!
两座大山宣告翻越成功,次年,吕茴香开始领“工资”,月460元。
篮子里有条蛇皮袋,里边裹了只盛满凉开水的饮料瓶,和一把10吋木把平口起子,吕茴香拎着它们,从半坡那座钢塔裆下小跑下山。篮子是老邓用塑料管引线编的,起子是吕茴香捡废铁时捡的,有了它们,剜起地米菜来好顺手。
流域仅十几公里的黄柏河波涛不惊,无声地流淌了不知道多少年。就像是生于富庶之家的幸运儿,长度数倍于它的黄柏河东支、西支,两条细流以源源不断的乳汁喂养它,使它看上去总是那么充盈而四平八稳,流出黄柏河桥洞便溶入了长江的怀抱,再无干涸之虞。“三峡一号”游船满载花花绿绿的乘客,从三号船闸缓缓驶出,越来越快,继而呼啸着,向峡口方向飞驰。掀起的白浪像数条巨蟒在船后穷追不舍,欢声笑语裹在轰鸣声中随风随浪飘飘荡荡。吕茴香想,现在兴旅游,家伙们肯定是闲得屁股痛,到巫山、奉节游山玩水去了。河湾里,彩条布破袜子烂鞋死猫死狗充气娃娃塑料瓶易拉罐应有尽有,漂浮在富含多种维生素和有机物的水面上,随波浪翻滚出五颜六色,宛如一幅斑斓怪异的印象派点彩画。桥洞子下规律性哗哗作响,荡漾在河面上的气味不是很好闻。
伸手能摸见潮湿。城市仿佛浸泡在沤了三天的泔水桶中,耳熟能详的嘈杂声听上去朦胧而又浑浊。影影绰绰的行人浮游在无色的雾霾水汽之中,近处的脑袋还像个脑袋,稍远点的像只瘪了的汽球,与身子若即若离,飘在空中悄没声移动。人影互不搭伴,谁也不睬谁,一波一波,不急不躁地,传说中的梦游那样。有点瘆人了。吕茴香揉了揉眼。迎面来一络腮胡子,垂着花白的头,皱巴巴的脸像捏了一把丢在地上的烟盒纸。两手拢在工作服袖口里,走路慢,步子大,嗵,嗵,嗵,仿佛叩问大地路在何方。吕茴香猛打个激灵:的,认识。那年在基坑捡废铁,被这家伙吃过豆腐!那时头发胡子都还没白,壮实得像头熊。吕茴香忽然间心泛酸:看这些鸡巴男人哟,一眨眼成老豁皮了!便问那人:大兄弟,你们这是去哪儿?
络腮胡子眼皮也没抬:不知道
吕茴香不高兴了:嘿哟哟,这算个啥话!
人话。
哎你这个老几,莫不是有病吧!
人家没再理她。吕茴香也懒得理人家,闲吃萝卜淡操心她没功夫。买养老保险借的债像件湿棉袄裹在身上,老邓头发都急白了。除了生窟眼打洞洞找钱,还能咋样?
西陵山脚下,河套形成的沁水湖一溜湾,夏枯草、黄蒿、野蓼子疯长。杂草围着的一隅有片淤泥地,小环境里地米菜棵棵壮硕,等待有缘人前去收获。除了江鸥、点水雀,只有吕茴香知道。她去年就来丰收过。仿佛从天而降的灵秀,匍匐在地的地米菜,娇小,柔弱,看上去可怜可爱。小家碧玉般独有的馨香,被欲壑难填的嘴奉为时令珍品,于是被采摘,被买卖,被咀嚼,在劫难逃。到春暖花开时,她柔嫩的身子会迅速发育,飞快地拔节。然后,顶上开满白色小花,同时继续长高。待最先绽放的小花谢去,露出毛茸茸的果实雏形,顶上又一层花儿展露。就这样呈塔形节节升高,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直到等腰三角形果实风铃似的挂满全身。到了农历三月三,人们便用她成熟的身体煮鸡蛋,说是吃了不头痛。这是一枚古老习俗,国人好这一口,看样子会久远传承。当她被连根拔起时,依依不舍地将生命的一部分散落进土壤,默默地等待着重生。如此年复一年。
雾霾悄悄散去,太阳爷笑眯眯露出老脸。吕茴香挽起满满一篮绿色,加上蛇皮袋里的,怕是有七八斤哟,抵得上老邓一天的工资了!捶捶腰,连心情都是清香味:还是地米菜好,能帮我还账!
周嫂子云天雾地一句话,随一篮子地米菜采回来的好心情消失殆尽。吕茴香生老二时月子里坐下头晕的毛病,累了急了天旋地转不敢睁眼。到扛不住了去医院看病,人家说是血压高所致:收缩压94-200毫米汞柱,能不晕?心噗咚噗咚跳,脑袋好热。吕茴香推开周嫂子伸来的手,挣扎着从水沟边爬起身。两脚污泥,裤腿上沾满婴儿屎样的青苔。我这是咋回事?想了又想,啥也想不起来,只记得昨晚正眼皮跳了一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7-18 04:57 , Processed in 0.12000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