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95|回复: 0

你看长江往南流:先睹为快(4)

[复制链接]

883

主题

0

好友

283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10:05:56 |显示全部楼层

5.jpg



       没户口,们姑且这么说。没户口的女人生了个没户口的孩子,自然没资格拥有意味着生存保障的阿拉伯数字,和各类购物纸片。唯一指望得上的,是国家支付给老邓的那份劳动报酬,和每月40斤粮食定量。在寻求生活门道的挣扎中,1981年老二出生,生存成本再次被摊薄。说,这天到底多大?
       从老二出生到老大上小学,吕茴香不知道吃了多少哑巴亏,花了多少冤枉钱,说了多少个“求求你啊”。求书记、求主任、求司务长、求老师、求城管……求人把脸都笑烂了。为孩子上学,也为了不再跟一样黑人黑户,1993年,处于“下岗”恓惶中的老邓,回老家卖掉两间北草房,东拉西凑倾其所有,经手了这辈子最大的一笔买卖:5000元给两个儿子买户口。人无笼头纸笔栓。虽然没看见斥巨资拍下的这件东西多长多宽,是方是圆,但心从此踏实。至于吕茴香自己,老啦老啦,破罐子破摔算个球啦!那年吕茴香40岁,老邓46。为买户口,这个家差一点散伙。现在两个儿子都三十多了。老大替人跑出租,已经成家,孩子明年小学毕业,生活聊可自保。老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打工,一年数次跳槽,百做百不成。目前在东山开发区一个叫“欧陆山寨”的家具城当保安,包吃住,白天看场子晚上值班,一回家就抱怨,抱怨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很无聊很浪费青春很他妈的云云。
      老邓依然不吭声。
      吕茴香睁了下眼,发现,那影子好像又飞回来了。细看,看不清。肯定是它们,在老地方忽闪。眼角有辣味,两粒柔软的,热乎乎,沉甸甸,像珠珠样的东西,一先一后从辣味里爬出。一粒辣到了鼻翼,一粒爬行到耳边,迟疑片刻,轰隆一声,跌进下面那个坑。珠珠源源不断,列队前行,小坑里盛不下,涌进了耳蜗。闷雷轰响,泡菜味更浓了。
       本来,按半边户的处世哲学,咋样活也是一辈子。无奈人不争食眼争食,心思也会水涨船高。为难事像吞不完的降压片,单位一纸通知再一次把吕茴香的心搅乱套了。看秦家莲那婆娘,人家第一批办的,拿工资当月瓜子也不炒了,张家进李家出,跟妇联主任样的说一不二。活动来活动去,把大块头活动返了聘,一个月拿好几百块!还有聂嫂子,办完刚才拿三个月的钱就上了窑湾,要不是国家给丧葬费,火化呀,墓地呀……哎哟哟,一大坨子钱,怕是死都死不起。
       还是办了好!
       可是这会儿,得多交好几千块呦!一点一滴的抠啊,给两个儿子买户口拉的帐还了八年,才算抗战胜利。老邓2002年退休时月工资684.79元,要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些年哪儿糊得圆?啥鸡巴户口啊,养老啊,几十年没户口,我还不是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了!三万四千八百一十二块,按老邓这会儿的工资,得攒多长时间才够数,我算算看啊,一的一,三七二十一……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北山愚公者,面山而居,出入之迂也。愚公带领儿孙挖山不在。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现在,吕茴香的面前也横有两座大山,一座叫做户口,一座叫人民币。34812元,是这个半边户家庭理论上无法逾越的海拔高度。挖掉,或者翻越两座大山,两个儿子是半点也指望不上,不伸手拉赞助已经阿弥陀佛。也莫指望有神仙下凡,帮忙把哪怕其中一座,背去遥远的朔方。唯一的同盟,可以一起挖山不止,可以兔死狐悲的,就是身旁这个一声不吭的家伙。可是这家伙,除了有一肚子好脾气,别的,屁都指望不上一个。
       老邓啊老邓,你这个工人阶级,咋他妈越活越窝囊呢!
       心酸,无助,心口痛。吕茴香泪花绽放,胸中气体翻涌,连连打嗝。越想越想不通,莫明戾气终于喷发。表现形式为力道集中于尾巴桩,屁股陡然厥了一下。黑暗中,老邓连同被子滚落床下。鸡笼里唉哟声四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7-18 04:58 , Processed in 0.089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