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81|回复: 0

你看长江往南流:先睹为快(3)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10:03:23 |显示全部楼层
4.jpg



       民以食为天。这天有多大,吕茴香知道
       大米价一毛三分九,买50斤米,有整有零六块九毛五分。买粮的前提是购粮本,每月由粮店工作人员钢笔手写在上面的阿拉伯数字是活命的依据。粮本跟着户口本走。吕茴香的农村户口尚在千里之外。此前压根就不知道还有个什么“本”与自己吃饭有关,自然也就没摸过购粮本跟一分的钢镚儿哪儿不一样。没粮本用粮票也可以买来粮食。粮票是粮本的另一种存在形式,依然与户口相关联。老家生产队分的口粮可以卖给公社粮管所,换回粮票异地购粮。可吕茴香自打从嫁给了老邓,隔三差五往工地跑,出勤率低得可怜。在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人民公社时期,吕茴香挣的那点工分,分得的粮食还不够塞牙缝,哪还有得卖?不劳动者不得食,是社会主义分配原则。谁都无暇它顾。哥嫂嫌吕茴香心思不在种庄稼上,公婆看不惯她下地薅苞谷草还戴付从工地带回来的电焊黑眼镜,身穿花的确良短袖衫乳沟露半截满村里招摇。经家庭成员民主协商决定,割让二分自留地,一只羊,三只下蛋母鸡,两间北草房,让她单过。分家后,吕茴香立马卖掉鸡和羊做路费,无拘无束奔荆楚地去了。这时老邓已转战长江参加大工地建设,路途愈发遥远。舟车劳顿一趟顺利的话,四天可见到她的工人阶级,如果不顺利,六天也还在路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慌里慌张两头跑,刚捂热自己的汉子又要离开,真比抹脖子上吊还要难以割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大小战斗经历了不老少,孩子也没怀上。放的全是空枪。结婚刚一年,两地分居,19岁的新媳妇,对工人阶级的仰慕,对丈夫的依赖,对温柔乡的渴望,远比许多问题都要现实得多的多。想想连电灯都没有的黑石窖,冷锅冰灶的破草房,哪里像个家哟!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草房自留地没长脚没长腿,跑不了谁也背不走。去的!吕茴香嫁了个端铁饭碗的工人老大哥,啥时候都饿不死!
        岂知世事难料,大哥也有不如二哥的一天。后来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事证实,吕茴香为这个决定付出的代价,够她后悔两辈子。
      1975年,麦苗还没没过腿肚子,吕茴香一把大铁锁,闲置了那个象征性的家,登上南下的绿皮火车,从此步入大工地半边户阵营,开始了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无保障生活状态。
       仅为吃这一项就脑壳大,更别说还有油票、肉票、酒票、布票、煤票、糖票、盐票、香烟票、火柴票、肥皂票、搪瓷盆票、痰盂票、开水瓶票……等等等等,除一钱不值的阳光、空气、水免票之外的一系列生活资料的硬性需要。没孩子时吕茴香可以搞点创收,还没觉得日子太难捱。当一个小生命从娘肚子登陆到这个世界,欲与大地上的人们共享日月天地人伦时,一叶扁舟顷刻便失去了平衡。黑市粮票一毛五分钱一斤,这在低收入年代已经价格不菲。当然,不用粮票也能买来米面,但付出已数倍于国家牌价。那年头吃饭是真吃,清汤寡水缺油少盐,是个人都能一顿干掉三大碗。同样的一碗白米饭,在半边户的锅里堪称金贵。“吃饭是第一件大事”,吕茴香体会,这话说的,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真白。“真白”是家乡话,真实、明白的意思。
       其实也不能说没户口。只不过像棋盘上的棋子,得按规矩在格子内走动,不可以出格。否则,没有否则。如果老邓不是国家产业工人,可以依附的领导阶级的一员,吕茴香即便是想当半边户,你高攀得上嘛!那样的话,就只能住草房,种公粮,卖余粮,吃剩粮,点煤油灯,听半夜鸡叫,看狗走草。
       支撑半边户家庭的,一多半精神支柱是与工人阶级为伍的优越感,和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期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2 , Processed in 0.070000 second(s), 7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