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回复: 0

子禾草:山路(51)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3 09:32:35 |显示全部楼层
223.jpg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之后,终于到了梅茨车站。火车站旁边就是长途汽车站,提着行李箱上了一辆开往邻县的公共汽车,车会从连山乡经过。

“您好,和您询问一下,从连山乡到徐吴村通车吗?”我问售票员。
“那段不通车。”售票员一边催促刚刚上车的乘客买票一边回答道。

“那到徐吴村都怎么去呢?”我继续问。

“从连山乡下车后自己想办法!”售票员有点不耐烦。
“有多远的路程?”
“三十来里,多是山路!”
一个小时后,车快开到连山乡时,我在一个路口下了车,售票员告诉我,从这个路口沿土路向北走,可以到徐吴村。

向西偏去的太阳挥洒着最后一缕余辉,照的大地略呈金黄色。一阵狂风吹过,地上浮土被卷起,透过漂浮在空中的灰尘,隐约可见远处连绵起伏的座座青山,这条路直向青山蜿蜒而去。

我一个人坐在行李箱上,在路口等候了约有二十多分钟,除了偶尔有人骑自行车经过外,没有见到任何车辆。我终于抛弃了最后一点耐性,扛起箱子,迈步沿土路向徐吴村的方向走去。

走出四五百米后,汗已浸满双颊,呼吸略显急促。于是我放下箱子,坐在路边休息了一会,当扭头看到太阳已经快要在西山后收起它最后一缕光辉时,我又扛起行李箱,继续吞噬那三十里的路程。

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走过了最初那片平整的土路,开始在弯曲坑洼的山路上爬行。我断定这样走下去,天亮前都未必能到徐吴村,所以在向前走的同时,总用期待的目光向后望望,盼望一辆顺路车的出现,但这样的车直到天彻底黑下来之后,才蹒跚而至。

从越来越大的发动机声响中,我辨析出了这是一辆农用拖拉机,前方铮亮的独眼大灯,一晃一晃地扫射着群山峻岭,也让寂静的将要沉沉睡去的青山从梦中惊醒,用稀松睡眼俯望着这小小的人类文明

车到跟前时,我喘着粗气挥舞起有些发僵的臂膀,脸上绽出了轻松而喜悦的笑容。车停了下来,我和司机简单陈述了要搭车去徐吴村的想法后,没说话,只是向后指了指,示意我赶紧上车。我把行李箱放好之后,翻身上了车斗。这时我看清了车斗上的具体人数,站着坐着的共计四个人,都是身材魁梧的壮汉,从衣着上看象是回家探亲的在外务工人员。

拖拉机在曲折的山路上缓慢前行,时而挺身向上,时而俯身向下,时而左右摇摆。车速尽管不快,却避免了我腿脚的劳累,避免了我驮着那沉重的箱子。

箱子里除了几件临时准备的随身衣物,还有一个深棕色的桃木方盒,盒子里是吴辛子的骨灰……
我是在昨天看了辛子的一篇日记后才毅然决定火化辛子,并带着的骨灰回她的家乡的。辛子在日记里记述:
“来华远公司工作第三天接到了家里的电话,父母和妹妹因外婆病重要一起去一趟日本,出一次国很不容易,所以他们准备多住些时日,估计要半年之后才回来。听到妈妈的声音,我感到格外亲切,也增添了几分孤独的感受。上学多年,虽已习惯一个人孤身在外,却时刻记挂家人,时常想念家乡。无数次梦里回故乡,体味家人的细心关照,品尝家乡的美味佳肴。无数次梦里回故乡,踏遍青山绿水,倾听鸟语花香。故乡啊,那里有我童年的欢笑,有我内心的逍遥。故乡啊,迟早有一天我要回到你真情的怀抱……”

想到这,我的眼睛湿润了,面前的山路变的更加崎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35 , Processed in 0.080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