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8|回复: 0

青杨树(70)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2 09:57:19 |显示全部楼层

206.jpg


李吉祥回了村,第二天就到村党支部报道。在部队上参加了共产党,是在党的人了,回村来得先向党组织报到。
罗汉忠一看又来了一个同志,高兴的不得了。他先问了问朝鲜战场上的事情,听到李吉祥绘声绘色地讲着在朝鲜的经历,罗汉忠感慨地说:“要是不复员,兴许也能到朝鲜和美国鬼子干上一场!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中国人的厉害!”
李吉祥说:“这回咱们可把美国鬼子给揍坏了!到了晚上,我们一端起冲锋枪冲进美国鬼子的营地里四处扫射,美国人就吓的四处逃窜!不过美国人的火力就是强!咱们有多少战友还没看到美国人的影子,就被人家的炮火炸的寻不见了!所以我们只好来夜战近战,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占些便宜,人家死一个人咱们就得死五个人呀!”
罗汉忠说:“看来还和跟日本鬼子打的时候一样,咱们靠的就是不怕死!这有这样,咱们中国人才能不被人瞧不起。”
李吉祥说:“只是死人太多!消耗太大!经济上也吃不消,这一年打下来,咱们得拿全中国人一半的收入投入到朝鲜战场上,这不毛主席下令开始谈判了,准备以谈判结束战争。”
罗汉忠“哦!”了一声,说:“看来咱们在后方的经济工作也很重要呀!”
“是呀!我这次回来前,部队上的领导号召我们复员后回到家乡要为经济建设多做贡献,我是带着这样的任务回来的。”李吉祥说。
回来的正好呀!我这几年老了,身体也感到力不从心,以前在战场上被阎军的子弹打穿过肺,有时候一劳累,我胸口就疼得不行!你回来了正好能把石磨村的担子挑起来,我也能休息休息。”罗汉忠说。
李吉祥听他这样说,忙问道:“罗书记,秦荣庭不是村里的二把手吗?他不能帮你多分担些工作?”
“唉!”罗汉忠叹了一口气说:“这个秦荣庭土改的时候倒是干了不少工作,可这人人品不咋地!村里人对他的闲话很多,尤其是在男女问题上,我私下里听说他和一个叫桂花的寡妇挂搭着,还挂搭刘家的新媳妇心爱,这些事又没有证据,我也不好批评他,所以我一直没有把村长的职务给他,党也没有让他入,他现在还是个候补党员。这次你回来了正好,你先把村长的职位接下来。你还年轻,过几年你把书记的位子也接下来,石磨村的社会主义建设就靠你这个年轻人了!”罗汉忠后面的话就有些语重心长。
李吉祥听罗汉忠这么说,赶紧说:“罗书记这么器重我,我一定不辜负罗书记的期望,帮罗书记把村里的工作做好。”
“下面我就把村里的工作给你说一说,土改后这几年,地主是被打到了,尤其是王青山这几年老实的很,每天就知道钻在自家的果园里忙活,其他的两户地主更是不敢吭气。可一些中农起来了,这些人仗着土改时政府没有触动他们,家里财产多些,这几年发达起来了!走路说话就像以前的地主,就连一些以前的土改积极分子鲁小牛孟小彪都跟上他们跑,忙着发家致富,这样下去可不行呀!上面怕村里再两极分化了,又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你说这社会主义咋能建设的好?我为这事每天发愁的不行,这些日子只有秦荣庭领着一些人和富农们斗哩!可他的人品不咋地,村里人表面不说啥,可内心里不服他,这我看得出来。我的身体又不好,你回来的可真是时候。”罗汉忠说。
听到罗汉忠这么说,李吉祥才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么重。他想了想说:“那我就先干着再说,罗书记你还的多帮衬着点。”
“那没问题。”罗汉忠说。
出了党支部,李吉祥本来想去秦荣庭家里转转,可他转念一想,先回了家。回到家里他哥大狗正好没有下地干活,坐在院子里编筐,他就叫了声:“哥,你能不能放下手里的活,过来和我聊聊天。”
大狗放下手里的活儿,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跟着李吉祥走进屋来。
兄弟俩坐下后,李吉祥就说:“哥,我刚才到罗书记那里去了一下,他的意思是想让我当村里的二把手。”
大狗一听弟弟要当村长了,高兴的眼里放光。他说:“那这是好事呀!咱们家将来在石磨村也算是有个头面人物了。”
李吉祥说:“你看我多少年不在家里,对村里的情况不大了解,你能不能给我说一说。”
“那你想知道啥?”大狗问。
“我想知道秦荣庭这些年都干啥哩?要是我当了村长,他会咋看?”李吉祥问。
“他!”大狗露出不屑的神色说:“这人土改时是罗汉忠的臂膀,这几年也听罗汉忠的话,他还给罗汉忠张罗了个老婆,可不知为啥?罗汉忠就是不让他当村长,就连党员现在也还是个预备党员,没有正式入党,这他比不了你,你入党有几年?”
“我是到朝鲜前火线入党的!有两年多了。”李吉祥说。
“这你一回来就当了村长,在秦荣庭的上头,我看他不会满意。”大狗说:“这家伙我看不是个东西!在土改时,竟然指使孟小彪和鲁小牛把卢宝祥给打死了!那时我想在农会干点事,不管咋说咱家也是贫农,你还在部队上,可这家伙还挡着我的道!后来我想当民兵连长,他也没让我干,让鲁小牛干了!”
“大哥,你给我说说罗汉忠为啥不让秦荣庭当村长?”李吉祥问。
“主要是土改时他唆使他的老婆桃花到王青山家占房子,后来又和死去的孙大马的老婆桂花粘到一起了。罗汉忠看不上他这个人,所以一直没让他当村长。这罗汉忠书记还是比较正派的!眼头子正着哩,没看错人!”大狗说。
“那你说说孙大马是怎么死的?”李吉祥问。
“孙大马是被罗汉忠打死的!”大狗说。
“被罗汉忠打死的!咋回事?你说说。”李吉祥惊讶地问。
“唉!这孙大马也是义气!土改时秦荣庭和鲁小牛在台上打卢宝祥,高老汉上去劝说,被鲁小牛推到了。这时候王青山上去阻拦他们打人,王青山被秦荣庭和鲁小牛合伙打哩,王青山就是个好汉,也有些老了,吃了些亏!这时候孙大马就在台下打黑枪!想帮王青山,被罗汉忠追到村外的玉米地里打死了!”大狗说。
“孙大马从哪里来的枪?啥枪?”李吉祥问。
“是一把日本的王八撸子。是王青山用当年缴获鬼子的三八大盖从晋绥军张队长手里换的。”大狗说。
“哦!”李吉祥惊讶地叹了一口气说:“怪不得我在回来的路上碰上王青山,他说他不敢乱说乱动。原来是这么回事。”
“现在村里不是王青山的天下了!你是共产党的干部,不要和王青山走得太近了!”大狗嘱咐弟弟说。
李吉祥听了后沉思着点了点头。
就在这当口儿,院子里传来了一个亲热的喊叫声:“二狗兄弟,回来也不到我那里坐坐?”
大狗对李吉祥说:“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不秦荣庭找你来了。”
秦荣庭已经进门来了,李吉祥也站了起来上前迎住秦荣庭,看到秦荣庭成了独眼龙,李吉祥看着他的眼睛惊讶地说:“荣庭哥,你这是咋啦?
秦荣庭说:“唉!还不是那些年打仗,让炮弹片给崩了,还好,没崩进脑子里,留了条活命!”秦荣庭边说边学着在外面工作的人的样子,一把握住李吉祥的手说:“兄弟呀!九年了,也没个音讯,哥还以为你光荣了呢!”说完又赶紧在自己嘴上扇了一下说:“你看我这张嘴,咋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李吉祥笑着说:“我命大,还没到光荣的时候,你看不也丢了一条胳膊?”
秦荣庭抓住那条空袖管,叹着气说:“唉!这打仗可不是个好干的差事,还好咱们都捡了条命。”
李吉祥说:“不管咋说,活着就好!”
秦荣庭亲热地握住李吉祥的手不放,高兴地说:“对!活着就好!你回来了,咱们互相帮衬着,这石磨村就是咱们兄弟的天下了!咱们穷人翻身了!有好日子过了。”
李吉祥说:“是呀!咱们穷人是翻身了,可咱们得为全村老百姓着想,这样才能把工作搞好,让咱们村的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
“那是!那是!兄弟你说话就是不一样,多在部队上呆了几年,思想觉悟就是比哥高。我得向你学习哩!要不是我当年负伤早,我也可能到朝鲜打美国佬去!”秦荣庭挤着独眼说。
“是啊!我要不是负伤,现在还在战场上和美国鬼子拼命哩!”李吉祥晃动着空袖管感慨地说。
“走吧,到我家里好好地拉拉话。给我说说这么些年都干了些啥?”秦荣庭说着拉住李吉祥的手向外面走去。
  聊了一下午,在秦荣庭的热情招待下,李吉祥在秦荣庭家吃了晚饭才回来。回到家,大狗问:“秦荣庭和你聊了些啥?晚饭也没回来吃。”
“聊了聊这些年各自都做了些啥事。”李吉祥说。
“他是不是想拉拢你?”大狗说。
“是,他说罗汉忠身体不行,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要将来和我一起在石磨村干事哩。”李吉祥说。
“啥?罗汉忠活不长了?”大狗惊讶地说。
李吉祥说:“可不,早上我和罗汉忠见面时,罗汉忠就说自己身体不好,可我没想到秦荣庭说前一阵子他陪着罗汉忠到县医院去检查,说是肺上毛病挺厉害的!怕是活不了多少日子了。”
“哦,是这么回事!”大狗说。
罗汉忠的身体果然不行了,天气一凉他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他把手的事情交代给李吉祥和秦荣庭就到县医院住院治病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36 , Processed in 0.079000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