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2|回复: 0

槐树开花啦(12)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2 09:43:16 |显示全部楼层

202.jpg



韩山西坡,槐树林。
决定了!”
“决定了。们差距太大。我只是一个合同教师,我不想能连累你!”
“不是吧,是有人了吧!”
“天地良心,我真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努力了,但我们是从原点发出的两条射线,再也找不到交点了,我们无法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
“我苦苦等了你一年,结果却是……全乡人都知道的事,就是我一个人不知道。我真傻!”
“是我对不起你!”

望着逐渐远去的张雪的背影,武同书鼻子抽泣,泪眼朦胧。

到中心小学做幼儿教师的沈新莲很少出校门。校长选女婿的故事让觉得见到每个熟人都很尴尬。毕竟,对一个刚刚辍学的女生来讲,李村长的话太没水平,也太难听。她每次在学校门口迎接每一位小朋友入园或者护送小朋友回家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打量着她:这个女的就是沈新莲,那个和同事争夺对象的那个女孩,沈校长留下那个男教师就是为她选的。作为一名幼儿教师,迎接小朋友入园和排着整齐的队伍送出校门,是她的职责。也许是心虚,她觉得经过校门口的每个人,特别的年轻的男人,总是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自己
“老师好!”循声望去,沈新莲的脸唰地红了起来。几个小伙子站在学生队伍的尽头,专注地看着护送学生的自己。天地虽大,但乡镇很小,沈新莲虽然不知道们的名字,但知道他们是中学的老师——教师节篮球比赛的时候,他们在小学的篮球场,参加过比赛。沈新莲认为这几个年轻的男人一定不怀好意:他们是武同书的同事,是专门来看自己到底长几个脑袋,几个耳朵,几个鼻子的。
沈新莲突然想到了武同书的鼻子,李立红说武同书的鼻子很特殊,可沈新莲没发现武同书的鼻子特殊在什么地方,再说了,特殊有什么用,不就是呼吸用的吗!再看那几个年轻人,鼻子长得的确没武同书的好看:武同书的鼻子高耸,就像是一座横跨两峰之间的桥,从眉心一直架到鼻尖,笔挺有力。

“三哥,我想你了!”在回办公室的途中,沈新莲身体逐渐有了一种感觉,脸上潮红,浑身发热,身体酥酥麻麻的,她不知出了什么问题

中学里面有很多年轻的单身男教师。开始的时候,武同书觉得自己和他们有距离:他们是正经的科班出身,自己是他们高考中的手下败将,心里总有些排斥;我是合同教师,他们是经过高等院校培养出来的国家正式教师,他们的知识和能力一定比自己强。武同书怀着一颗自卑的心和他们小心翼翼地交往着。第一学期期中考试,扫清了笼罩在武同书心里的所有阴霾——武同书所带班级的平均分高出同类班级3分,获得了校领导的高度表扬,这迫使那些科班出生的大学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武同书原来也是那么优秀
科班出生的教师虽然不是当时年轻女子找对象的首选对象,但也算是热门人选。武同书的同事,有的对象是供销社的服务员,有的是蓝晶石矿上的工人,总之,他们很快就有了令人羡慕的二人生活。武同书在煎熬中。他不甘心找一个农民,觉得自己一定能奔出农村,不再土里刨食;但他也知道,一个有城镇户口的女子不会心甘情愿嫁给他。还有,他很内疚,他觉得他对不起沈新莲——让她背了那么一个不好的名声。
最近一段时间,武同书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晚饭后,他都要去山顶坐坐,呼吸一下山顶的新鲜空气。他每次经过小学围墙边的小路,都会仔细打量着路上的每一个人,他似乎在寻找一个熟悉的面孔,但他也害怕见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沈新莲的面孔。想见,是因为思念,是因为她一直埋藏在他心中,不想见,是因为见到了会显得很尴尬。每次到达小学门口的时候,武同书都会放慢脚步,希冀能出现奇迹,能在护送学生的人群中发现她。他站在路上朝校门口张望了几下,没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他怅然若失地摇了摇头,怀着十分遗憾的心情朝山上爬去。
九月的韩山,没有了槐树花的香味,却增加了满山遍野的山羊的粪便,小路上脏得很。他经过槐树林的时候,瞅了一眼曾经和张雪共同坐过的大石头,山还是那座山,石头还是那块石头,但满山已不再飘香,伊人也不在槐树花下,萧瑟晚风中,一个人怅然若失行走在山坡上,顺手摘了一个槐树夹子,当他辦开夹子一看,心情豁然开朗——不是每朵鲜花都能结出果实。爱情也一样,不是每一次恋爱都能修成正果。就像张雪和自己,尽管刻骨铭心,鲜花盛开,香飘千里,但也只能是有花无果。释怀,就翻过这一页。他心情一下子开朗起来。下山,好好过自己的生活。下山的脚步特别轻快,不经意间就飘到了小学门口。突然,一个人叫住了他。

“武同书!”一个女人呼喊他的名字。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熟悉是因为他听了一年时间,窃窃私语了无数个课间;陌生,是因为已经有几个月没听到这个声音了。——李立红,那个让自己无法说出是爱还是恨的那个女人,随着一声“武同书”就下了自行车,在招呼他,在等待他,在迎接他。
“你好!”武同书走进李立红,心怦然地跳着,面红耳赤,双手不知放哪儿好。
“同书,我要结婚了!”
“哦,恭喜你!”
“你也要抓紧,一个人在外不容易,成家了才是真正的生活。”
“嘿嘿,谢谢,我没人要呢!”
“婚姻是缘分,我看沈新莲对你就很好,尽管她文化不高,但她在心里还是死心塌地地爱着你,和这样的女人过日子,你心里一定会很踏实。”
“嗯!”
“我回家了,对了,我结婚后就去沭阳了,他爸说,只要结婚,就把我安排在城里工作。”
目送李立红远去,武同书真想上前攒住那两条迎风摆动的乌黑的长辫,心里觉得自己错过张雪,现在又错过了李立红,或许,和李立红在一起,也能过上非常如意的生活。
05
武同书小心翼翼地蹩进小学的校园,像小偷进入小区一样,瞧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发现每个人都在瞧着他,然后又都怀着难以言表的表情离开。也许很多人都认得他,但自己不知道,毕竟,李村长的话传遍了全乡的教育界。自己就像是世界明星,一个很多人都想认识的人——看看到底长啥样,能如此闹得满城风雨
校园内的小学生到处皮闹、追逐、囔囔,他听不见,他在搜寻目标,那个心中若隐若现的目标,那个经李立红提醒而越来越明确的想见到的目标——沈新莲。
站在中心路上的武同书,张望着整个校园:操场,她 会不会在操场上,一个女孩子,不会在操场上进行什么体育活动吧;幼儿园,幼儿园是她的工作的地方,他搜寻着幼儿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
的脸他都仔细认了一遍,没有;教室,她也不可能在教室,已经放学了,很多教室的门都锁着。办公室里涌出了几个交头接耳男女教师,那个熟悉的头型和身材立即映入他的眼帘——沈新莲。武同书不知所措,只望了一眼,便落荒而逃。
武同书没有逃回学校,也没有逃向厕所,他逃向了槐树林中的那个山坳,那个曾经和张雪耳鬓厮磨的那块大石头。满山飘香的时节,他和张雪在这里度过许多美好的时光。山川依旧,但物是人非,山已不再飘香,那一串串的槐树花,已经结成了像黄豆一样的豆荚。他垂头丧气地坐上了那块大石头,呆呆地看着西方的夕阳。
“我知道你在找我!”
武同书颤栗着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沈新莲已经站在他身边。让人洞察了内心世界,让人钻到内心看个明白,武同书涨红着脸,既兴奋,又羞涩。他想上前抱住沈新莲,但却只是转念一想,就停止了行动。
“李立红要结婚了!”
“她也告诉我了。”
“她还说了什么?”
“她说我们在一起也很好!”
“你爸是校长,他不一定同意呢!”
“自从认识了你,我就认定了,除非你不要我,不然我就要嫁给你,跟定你一辈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40 , Processed in 0.081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