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5|回复: 0

青杨树(25)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1 10:03:38 |显示全部楼层

190.jpg


王青山打马走在去罗家沟的路上。
路两旁的玉米长得茂盛,就像碧绿宽广的墙向着远方延展。盛夏的晨风拂在的脸上让他觉得惬意。他觉得这件事肯定是白跑一趟,可他又觉得自己应该跑一趟,一边是共产党侄子克功,一边是国民党拜把子兄弟焕章。再说鬼子还没有打跑,怎么自己人就打起来了?见了焕章好好给他说说道理,至于成不成那就听天由命吧!
五十里路王青山骑马走了半个多时辰就到了。当他看到罗家沟外面高土台子上荷枪的哨兵时,太阳已经出山了。
罗家沟就在山脚下,背靠雄伟的中条山。它被包在一个小山洼里。早晨升起的岚气笼罩着着它,看上去显得恬静安适。可在这狼烟四起的乱世道,凶险时时威胁着它。
王青山打马要进罗家沟,时被那哨兵用枪给指住了,他只好勒住马,等候那哨兵的盘问。
哨兵打听清楚他是程焕章的拜把子兄弟,就把手指插进嘴里打一个响亮的唿哨。唿哨响过后,土台子后面的又有一个哨兵钻了出来,带着王青山进了罗家沟。
王青山跟着那哨兵,边走边想,这焕章打仗是有一套啊!哨兵还安置了两个,一明一暗双保险,警惕性还真高!看来他能在这凶险的环境里生存下来,确实是有一套。
当哨兵把他带进程焕章的住处时,程焕章还没有起来,还在里屋搂着他的小老婆睡觉呢。
程焕章的住处是罗家沟一个大财主的宅子。罗家沟这个地方靠山,土地不多。但这个地方是个交通要道,做生意的多。所以这里的地主不多财主多。程焕章当年选中这里做他的根据地就是看中了这里的财源,便于筹集军饷。
经过六七年的奋斗,这程焕章已经从一个骁勇的抗日斗士蜕变成一个好色的小军阀了。战争中生命无常,让他产生了及时行乐的念头。他现在信奉的哲学是“地盘是打出来的”“的地盘我做主,”“人生在世,及时行乐”。所以除了他的原配老婆外,他又娶了两房小老婆,这两房小老婆一个是别人送给他的,一个是他从窑子里买来的。
就在王青山进门的当口儿,程焕章正搂着他的小老婆睡觉呢。
卫兵通报后,程焕章很快就过来了。程焕章虽然是个乱世枭雄,但他对王青山是很敬重的。不只因为王青山是他的粮主,且还是他的拜把子大哥。小时候他俩在一起上学,王青山就是个“孩子头”,身材高大,身手不凡,一身正气,是个厉害角色。这程焕章在学校里也是个混世魔王,刚入学时程焕章不服王青山,两个人在操场上对打了好几次,被王青山打得鼻青脸肿,最后才服了,拜王青山做了大哥。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王青山喜欢读书,待人接物非常和善文明,让人敬重。相对而言,程焕章是个粗人,在这一点上他尤其服王青山。
程焕章洗了把脸就来到了客厅见王青山。两人落座后,程焕章说:“青山大哥,咋有空来这里?还来的这么早?”
王青山说“焕章,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急事求你,才这么早打马过来。”
“啥急事?是不是日本人又到村里找麻烦了?”程焕章急忙探过身子来问。
“日本鬼子没啥动静,再说你的人马在卫镇上住着,我不怕鬼子。”王青山说。
“那是啥急事!”程焕章有些性急。
“焕章,说句实话,自从你那次把卫镇上的鬼子给灭了,山里的八路军和国军又联手伏击了鬼子的大部队,我看鬼子的气焰被压下去不少。这一带咱中国人的势力是超过鬼子的,鬼子祸害老百姓的事也少了。”王青山说。
“那是,青山我告诉你,日本鬼子快完蛋了!我前一阵子到克难坡觐见了阎长官,他说鬼子快完了。因为日本鬼子在太平洋上惹了美国人。美国人势力大呀!美国人现在打的日本鬼子招架不住了。鬼子这次是真的快完了,他招惹的人太多了!”程焕章兴奋地说。
“那你们怎么不乘机合起来把鬼子给灭了?怎么前几天你们在塔儿山又和鬼子和了?”王青山有些情绪激动地喊道。
“唉!青山,理是这个理,我也想把鬼子给灭了。可你知道就我的那几条破枪,把鬼子大部队惹急了,他返回来一口就把我吃掉了。不说这事也罢,说起这事来我就气得不行!前两天我得了八路军的情报,知道了鬼子要占领塔儿山高地。我们便设计把史泽波的部队哄来,在塔儿山伏击了鬼子。本来咱中国人的人马多,还有八路军在边上配合,要是我们合力一使劲,小鬼子就要垮了!可史泽波要保存实力,不和鬼子硬拼,要和鬼子讲和。说是阎长官吩咐了,鬼子就要完了!迟早要退出咱中国,不要和鬼子硬拼,要保存实力,好将来和共产党争地盘。你说气人不气人?真是一帮败家的玩意儿!特别是阎锡山这个老王八蛋,就知道每天钻在克难坡的屋里打小算盘。”程焕章怒气冲冲地说。
王青山听了这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唉!要这么说,我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什么白来了?青山,你到底来有啥事?”程焕章着急地问。
“我的侄子陈克功,你知道不?”王青山问。
“知道呀,是前几年出去当兵的,跟了共产党。他家不就是罗家沟的吗?他在这一带也算是一个名人。他爹我认识,不就是在外面街上卖羊杂割的吗?那可是个好人,我常去他那里喝羊杂割,味儿调得不错!不膻气,油水还大着哩!”程焕章啧啧赞叹道。
“那是我连襟。”王青山说。
“哦!那以后我多照应他,让手下的人多到他的羊汤铺子里喝羊汤,他不就发财了。”程焕章应承。
“那是!他的儿子克功在八路军里当了连长了。”王青山说着看了程焕章一眼。
“那他手里也有百十条枪了,是个人物了!他可年纪不大。年轻娃娃,厉害!”程焕章说,他转念一想对王青山说:“青山,你要是能帮我劝劝他,让他把队伍拉过来跟着我干,将来我给他个副县长干干,他也好在这一带光宗耀祖。你看我,虽然现在鬼子还在,但在咱县里,本县人中我的势力最大,我也算光宗耀祖了。”
王青山笑了笑说:“焕章你说这话不假,可克功这次来是让我当他的说客哩!你们这些人呀,就是能互相算计。都想把对方的枪杆子弄到自己的手里。”
“那这么说,克功这次是想让我把队伍拉到他们那边去?”程焕章瞪着眼睛问。
“那倒不是,他只是要你把塔儿山高地让出来,让他们控制,好打击鬼子。”王青山说。
“想得到美!让我让出地盘来,门都没有!不过他要是打鬼子我支持,我可以配合他们。再说这让出塔儿山的决定权也不在我手里,大事由人家上头史泽波说了算,我们这些当兵的还不是人家手里的枪。我要是把地盘让给共产党,阎锡山鞭长莫及不知道也就罢了,史泽波马上就能把我给毙了,我才不干那样的傻事哩!”
“那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王青山问。
“青山,别的事我可以给你面子,上次你要部队,我二话不说给你调去一个我最精锐的骑兵队。就是你现在要我给你去卖命,我都去,谁让咱们是发小拜把子兄弟哩!可这个事我不能答应,这是政治!可不是开玩笑哩!”程焕章板起脸来严肃地说。
“我早就料到我这趟是白来了。”王青山说。
“青山,其实你没有白来,我话说的明白,地盘我绝对不让。要是打鬼子吗,我可以配合克功,克功在八路军里立了功,将来升了官,兴许将来对我还有个照应。老话还说哩,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知道将来谁得天下哩?”程焕章说。
王青山想了想说:“我那次去给八路军送粮食,看到八路军那阵势,我觉得将来共产党要得天下,焕章你就没想到投了共产党?”
“不可能!对共产党我是看不上,召集了一帮穷鬼,就知道抢劫吃大户。现在是抗日哩,他们搞统一战线。要不然,像你这样的地主富人早让共产党给灭了,我上次就劝你不要和共产党搅和在一起,将来就是他们得了天下,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程焕章斩钉截铁地说。
王青山听了这话,半天没有言语,过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这共产党要是不这么区分穷人富人,我看他们仁义着哩!”
“共产党再仁义,我也不会跟了共产党,我这人自在惯了,受不了共产党那拘圈,再说共产党能允许我娶三个老婆?”程焕章问王青山。
王青山听了这话笑了,揶揄程焕章说:“焕章,你可要注意你的身体哩!让女人掏干了你的身子,将来怎么打仗?咱们小时候不是说好了吗,要学梁山好汉武松武二郎不贪女色,你咋反悔了?我看你现在像王矮虎了。再说了你没个好身体,你能对付了日本鬼子?那天我在田里和鬼子干,要不是有个好身体,早就完了!”
“我的身体棒着哩!小时候不知道这女人的好处,想学练武二郎的武功神力!没想到成了人,尝到了这女人的好处就放不下了。”程焕章笑着说。
“那你也要悠着点啊!”王青山劝他说。
“这我知道,再说了现在打仗,我的前面有一千多人顶着哩。不像前几年起家时得自己在前面硬拼。青山大哥,我身体棒着呢!别看我打拳打不过你,要论摔跤,你摔不过我,不信咱俩到院子里试试。”程焕章说。
“都老胳膊老腿了,摔什么摔?不过我看你那身板已经让女人掏虚了,是外强中干。我一拳能把你打倒在地,你信不信?”王青山笑着调侃程焕章说。
“我信,你那天一拳能把个鬼子打得半死,我信你拳头上的威力。”程焕章服气地说,“那天你杀了两个鬼子,本来我打算给你发个抗日英雄的嘉奖令,号召县里的老百姓向你学习。可转念又一想,这样一来不是把你暴露了?小鬼子肯定会再去找你的麻烦。”
“可不敢给我发什么嘉奖令,那是要我的命哩!”王青山摆了摆手说:“焕章,我饿得不行了,我来你这里也不给我碗饭吃,我一大早出来还没有吃早上饭哩!”
“你看光顾聊天了,一般我不发话,就是饭做好了,外面人也不敢进来。”程焕章说着喊了一嗓子,“上饭!”
话音刚落,门外的卫兵就回应:“好嘞,马上就到!”
早饭端上来了,丰盛地很,爆炒羊肾、葱花炒鸡蛋、凉拌猪头肉、绿豆芽凉拌豆腐干,小米米汤、花卷、还有一大壶酒。
王青山一看酒就说:“酒我就不喝了,喝了酒一会儿骑马,风一吹我就掉下来了。”
“青山,那你就随意。”程焕章说完就抄起筷子搛起猪头肉放到嘴里大嚼了起来。
兄弟俩吃完早饭,王青山就告辞了。程焕章送他到了门口,勒住王青山的马缰绳说:“青山,我再说一遍,你这次也没有白来,你就告诉克功让地盘不行,打鬼子我可以配合。只要他们有好情报,我的队伍马上就过去。”
王青山说:“知道了,我回去告诉他,他的人还在村里等我呢。”说罢冲着程焕章做了一揖,打马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37 , Processed in 0.077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