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7|回复: 0

青杨树(83)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1 09:59:11 |显示全部楼层

188.jpg


过年的时候,王长河探亲回到家里,的老娘先给他说了两个调查员到村里调查他的事。王长河不在意地说:“娘,这事知道,不管他们回去说的啥,反正我是入了团了,这不厂里还把我调到了热处理技术处学当技术员哩!虽然咱们家成分高,可只要我好好干,还是有前途的。”
他的老娘听他这样说,这才放下心来。接着就提起了另一件事,就是给他说媳妇的事,他老娘说:“长河,已经二十岁了,该说个媳妇了。你爹走前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事,你郭老七大叔见了我也经常提起这个事。你心里有啥打算没?”
王长河听老娘这么说,不知怎么的,他的内心里一下子就想起了那年从石子河里回来时在浍河滩里遇见的那个姑娘。是啊!到省城军工厂工作都快四年了,这四年里,由于自家成分高,所以干工作不敢掉队,努力地工作着,一直追求着要上进,就没顾得上思考这方面的问题。母亲一提到这个事,他的脑海里马上就想起了那个善良美丽的姑娘。虽然好几年都过去了,但他还清楚地记得是邻村大仓村的,名字叫吴兰儿。
他的老娘看到自己一提到这个问题儿子就发怔了,就问道:“长河,你心里是不是有人了?要是有人了,你就说给娘听听。现在是新社会了,你要是自由一个媳妇娘也没有啥意见。你心里要是没有中意的,娘就托人给你说上一门亲。”
王长河低下头想了想,说:“这个我再想一想吧。”
他的老娘说:“那你就再想一想,我是想趁着你回家过年的当儿,把这事给你张罗张罗。”
王长河说:“娘,咱们先过年吧,过了年再说。”
王长河思谋了几天,他心里想,自己在外面工作,家里只剩下一个老娘,要是自己在外面找一个姑娘成了家,家里的老娘越来越老了,谁来照顾?再一个就是老娘一提起这事,他就想起了吴兰儿。他心想,好几年了,也不知那姑娘找下了人家没有?
过了年,他娘又问起了这事,他就把自己的心思对娘说了。他没有说怕自己在外面成了家没人照顾老娘,他怕这样说了老娘心里难过。只说见过吴兰儿一面,知道那是个善良的好姑娘,可好几年了,人家估计也不小了,也不知人家成家了没?完了不行就托人到大仓村去打听打听。
他娘一听儿子这么说,也觉得那姑娘是个好孩子。见人第一面就舍得把一个饼子给人,按照老年人的经验,她知道这也说明了那姑娘看上自家长河了。她知道自家的长河一表人才,要是在旧社会,按照王家的光景,王青山的威望,儿子长河的人才,方圆几十里的姑娘还不任由咱家挑!可现在时代不同了,虽说长河到省城参加了工作,可自家成分高,入个团厂里还派人到村里来调查哩!别说找媳妇了,地主成分是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啊!“地富反坏右”那是头一位呀!谁愿意把姑娘嫁给地主的儿子?为这事她操碎了心!一想起这事夜里睡觉都睡不安稳。不过这会儿儿子既然说出来心里有了人,那咱就托人看看说说,兴许就成了哩。
想到这里,第二天一大早他娘就到郭老七家走了一趟。郭老七一见老嫂子来说了这个事,就高兴地说:“这个事我也焦心地不行哩,我知道长河到省城上了班,也不知道他在找媳妇上是啥心思。现在知道了他的心思,我就给跑一趟,你们就在家等信吧。”说罢他抬腿就到大仓村去了。
    到了下午,郭老七回来了。他回到了王家,一声不吭就坐在椅子上抽起旱烟来。一看这阵势,王家母子俩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他们也就没有问。过了一会儿,郭老七抽完了一管旱烟,叹了一口气说:“我打问过了,那闺女家成分是富农,和咱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互不挑拣。那闺女样子也不错!可人家已经找下人家了,只能怨咱长河命不好。不过不怕,老叔再给你瞅眼着,有好的给你说上一个。你先放心回省城上班,这媳妇老叔一定给你找成了,过一阵子你回来了就相亲!”说罢在椅子腿上磕了磕旱烟管就走了。
过完年,王长河就到省城上班去了。
回到了军工厂里,由于没有和吴兰儿说成,王长河就有些郁闷。年轻人内心的琴弦一旦被感情的指针拨响,就再也不能停止,这也算是他的初恋吧!虽然就只说过几句话,连手也没有拉过,可那个善良美丽姑娘的脸庞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上了班他只知道蒙头干活,话也不多说。下了班后,他也不爱到热闹人多的地方去了,一个人经常到大街上溜达,去排遣内心的郁闷。
这一天,王长河遛达到工人文化宫附近,看到有许多工人摸样的年轻人背着画夹子到里面去学画画。他想自己也去学学画画吧,业余时间有个解闷的地方,也能学点本事。想到这里,他就跑到文化宫教画画的教室想问问学画画需要些什么东西。他一进教室,就看到正在里面准备讲课的老师竟然是招他来上班的林远山!虽然自从那次招工过后他们就认识了,但由于不在一个车间工作,他们平日里见面也只是打打招呼,没有过多的交往。林远山一看到王长河进来了,马上热情地招呼说:“小王,你来做什么?”
王长河赶紧回答说:“林老师,我想学学画画。”
“那好呀!”林远山说,“你去买个画夹,买些纸张、颜料、笔就行了,咱们文化宫下面的文具商店里就有卖的,买好东西后你来上课就可以了。”
“不需要交些上课的学费吗?”王长河问。
“那没有多少钱,你先来上课,完了我带你去收费处交钱。”林远山热情地说。
王长河说:“那就谢谢林老师了!”
“不要客气!赶快去买画具吧,一会儿就要开课了。”林远山说。
王长河跑到文具商店里买好了画具,就到教室里上课了。
就这样,王长河在林远山的指导下在业余时间学起了画画。慢慢地和林远山接触多了,他发现林远山不是个简单人物,林远山没事喜欢抱着一些大部头的书来读,王长河看到过那些书的封皮,是马克思的《资本论》,还有一本斯宾塞的,严复翻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看上去都那么深奥。那书都很旧了,似乎有几十年了。后来王长河听说他还是个右派!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五七年大鸣大放时因为说了几句过头的话被打成了右派。他大学毕业,学的专业就是绘画,现在在军工厂宣传部工作,业余时间在文化宫教画画。由于他家的成分高,是资本家出身,又是右派,虽然学历高,但在厂里得不到重用。他就只好在工作时间外,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教画画和自己的绘画创作上。
但王长河还是看到林远山每天开开心心的,就问林远山:“林老师,你被打成右派,这么有才在厂里也不受重用,为啥每天还乐呵呵的?”
林远山说:“不开心又能怎样?总不能每天愁眉苦脸的,日子总要过,开心些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家成分高,就有些自卑,觉得抬不起头?”
王长河说:“是的,不但觉得自卑,有时还有罪恶感,觉得自家以前在旧社会剥削过穷人。”
林远山说:“那你就错了!你不要因为成分高就自卑,就觉得没有前途。其实你的祖上都是些能人,要不然也不会置办那么多家业,你应该自豪才对呢!他们说的那‘剥削‘是胡说哩!在这点上我赞成刘少奇说的‘剥削有理!’其实那并不是剥削。小时候我的资本家父亲常常给我讲过他艰苦创业的故事,费了不少的劲,根本不是剥削!我父亲说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其实是合作关系,当然了资本家是要赚取利润的,不赚钱谁当资本家?不赚取利润如何扩大再生产?如何为工人们再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要知道资本家一旦破了产,他要担很大的责任和风险。地主虽然和资本家有些不同,但道理上是一样的。在国外,地主不叫地主,叫农场主。相比较而言,咱们国家的地主还太小!控制的土地还太少!根本无法实行集约化的机械化大生产。而美国只用了很少的农场主就养活了全美国大多数的人,而且粮食还有富余出口到其它国家养活其它国家的人。哪像咱们国家,种地的农民还饿肚子!唉!”

“中国的衰落是有资本家和地主造成的吗?不是,是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资本家和地主是财富的创造者,正是他们,为这个没落的国家留下了一些财富。”
“中国几千年来不能产生大地主式的节约化生产,原因就是”均贫富“”均田地“的落后思想束缚的,导致如今中国还在小农经济的泥潭里挣扎,至今依然如此。”
年轻单纯的王长河听了这离经叛道的话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林远山斩钉截铁地说:“历史将会证明我的话是正确的!”
到了休息天,林远山经常叫上王长河到野外写生。在写生的间歇,林远山会和王青山敞开心扉聊聊天
在绘画上,他对王长河说:“一个人可以不懂艺术,但要会欣赏,这样的人生才有趣味。如果一个人不懂得欣赏艺术,那他的人生将缺少多少趣味啊!”
除此之外,林远山还教给了王长河许多人生的道理,他的许多看法都会让王长河这个年轻人感到大吃一惊。
比如林远山说:“一个人要坚持真理,只有坚持真理,人生才充实,才有意义!不要跟着别人人云亦云,要独立思考。对社会重大问题要有自己的观点。”
“在诗歌艺术上我是敬佩毛泽东主席的,他写的多好啊!读后让人燃烧。可对他的政治经济政策我不敢苟同。他在军事上和创作上都取得了一番很大的业绩,他难道不知道这些业绩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来的吗?为啥要采取这种暴风骤雨般的干法?他是太急了!太偏激了!胡干蛮干!一点不理性!”
  “现在这社会把‘地富反坏右臭老九’打倒在地永世不得翻身的政策大部分是极其荒谬的!反革命和犯罪坏分子是应该被打倒进监狱的,这是为了维护现政权,没啥可说的。可地主富农右派和臭老九教师被冤枉的!地主是土地上最能干的人;富农不过是日子过得比较好些的农民;老师是最应该尊重的,我不知道为啥要被打倒?而所谓的右派分子是最聪明的人,最敢于说真话的人。人类历史上所有伟大的文艺作品都是所谓的“右派分子”,也就是对当政者错误不满的异见分子所创造的。像冤而被逐的屈原;对黑暗政治现实极端不满的田园诗人陶渊明;对昏而不明的唐玄宗不满的伟大诗人李白;对奸臣当道社会黑暗奋笔疾书的施耐庵、蒲松龄:当然了还包括揭露国民劣根性的鲁迅。而到了现在和这些人同类的人们都被打成了右派!当我读这些先贤们的著作时,我似乎感到他们站在遥远的历史深处,用热切的眼神望着我,似乎在要我勤于思考明辨是非。
 “毛主席也是一个卓越的诗人,可他为啥对这些人如此痛恨?我真是不明白!你看看现在都出了些啥作品?就是歌功颂德极其教条的《艳阳天》红火得很!那书里反映了老百姓饿肚子的问题了吗?说实话,那作品我根本看不上!”
 林远山对王长河说:“马克思是德国人,为啥德国人自己不信他的学说,因为先进的德国人认为他的那一套不适合德国,作为学说研究可以,作为实践就会出大问题。现在农村老百姓饿肚子说明已经出大问题了!”
林远山还对王长河说:“咱们国家现在防资本主义防的这样紧,为啥?就是因为自己虚弱,因为好的先进的制度就没有必要防的这样紧,好的制度自身就有很强的免疫力,别的制度很难颠覆。只有你自己心虚才怕别人颠覆你!俗话说的好呀‘打铁先得自身硬!’,你自身腰杆子不硬才怕别人呢!”
 “资本主义比封建主义先进,这是马克思也承认的真理。封建主义都存在了几千年了,资本主义最少也要存在千年以上,否则就是发育不全。就算是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必将进化到共产主义社会,人类社会进化有了自觉的加速度,那资本主义也得发展几百年才能到达共产主义。中国根本就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展,就急促地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是一种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反动!就说资本主义要灭亡,也是将来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以后的事情,你现在急赶着要进入共产主义,那不是典型的拔苗助长吗?”
林远山接着说:“现在的人真是愚蠢透顶!拿一个一百多年前的死人的学说作为治国的方针,这个学说作为一门学问研究可以,但要拿来照办,简直愚不可及!况且中国的国情和马克思作为标本研究的欧洲各国相差十万八千里!马克思的那一套太简单化!太仇恨化!无产阶级都是好人?都是被剥削者?地主资产阶级都是坏人?笑话!其实资产阶级大都是人类的精华,他们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你看看,电灯、电影、汽车火车、飞机、哪个不是资产阶级为了追求财富而发明推广的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无产阶级专政是一个极其荒谬的说法!无产阶级其实一群失败者!一无所有的失败者!让一群失败者来管理世界,这个世界还有个好吗?人民民主是个多好的提法!可现在的人民根本就没有发言权,还在忍饥挨饿。唉!”
虽然他的话有些偏激,但还是让王长河陷入到深深的思索当中。
“说中国人民解放了,这叫解放吗?不能乱说乱动,不能自由移动,不能自由做买卖,农民出门还要请假!唉!世界上有这样的解放吗?笑话!如果说把中国人民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三座大山下解放了出来,那么他又把人民圈到了共产主义的笼子里!”
“不让乱说乱动,其实言论自由有大大的好处:各中言论代表了不同的力量,不同的力量交锋就会产生制衡,社会就会在思索、批判中发展、前进。仅仅一种言论会导致偏颇,让社会走向极端,导致灾难!这就是所谓的‘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让右派存在,左派和右派就能够互相平衡,从而达到”中”。几千年前的孔夫子真厉害!
“他们说哲学是用来解决吃饭问题的,可他们的哲学解决不了吃饭问题,让老百姓饿了肚子,说明他们的哲学是失败的!从根子上就错了!肚子都吃不饱还能谈到干别的?”
“美国的物权法律规定,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要是合法得来的私有财产可以被随意剥夺,那么就会挫伤甚至是毁灭生产力的发展。他们打下天下还来个论功行赏分配权力官位,情同此理,难道说还不能让老百姓通过劳动得到些私有财产?过上些好日子?”
“我觉得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是李世民,他虽然处在封建时代,但他要比现在的独裁者开明的多!生活在他那个时代的人们要比我们幸福得多!”
林远山最后说,那时候让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鼓励大家出来说话。没想到我开口说了几句心里话,就把我打为右派!大会小会整治批斗我!
这些话让王长河听起来似乎是石破天惊般的离经叛道!但他知道林远山是好人,林远山能给他敞开心扉讲这些离经叛道的话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也就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林远山对他说的这些话。他只是自己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默默思考林远山对他说的那些话。他的心思动在画画和思考这些问题上了,慢慢地吴兰儿的影子就在他的心里淡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39 , Processed in 0.089000 second(s), 10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