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9|回复: 0

槐树开花啦(11)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1 09:41:47 |显示全部楼层

183.jpg


离高考越来越近,武同书也越来越紧张地投入复习当中。李立红仍然找武同书帮助解题。沈新莲每天利用中午把武同书的作业改完——中午炎热,李立红一放学就回家吹电风扇了。
李村长心中挂念女儿的婚事,几次询问武同书与李立红在学校相处得如何。沈校长说:“们经常在一起研究题目,不反感,能处到一起。”
“那到老武家催问问,看老武怎么说。”
“老武家没意见,就是同书到现在没表态。”
当时沈校长到老武家提亲的时候,老武是感激涕零的。土皇帝家的公主能看上自己的儿子,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武同书的拒绝,使老武很不自在。他没有回绝这门亲事,只说:“今年没考上,还书生气。”
“要是不同意呢,就给一个准信。”
“婚姻大事哪能容得了他做主,只要在,他就得听我的。”
“那好,大哥,我回话给村长,就说给他们先处一段时间,水到渠成最好。”
沈校长也曾试探性的问武同书:“李立红人长得不错,家庭条件也很好。”
“嘿嘿,校长,我想今年安心复习一年,高考后再考虑其它的事。”没有同意,也没拒绝。他不想得罪校长,也不想惹村长,糊里糊涂最安全。
沈校长看到两个人隔三差五就在一起研究题目,心里似乎有了把握。他告诉村长,他们两人处得很好,看样子能成。

武同书躺在办公桌上,脑袋空空如也。梁上悬吊的电风扇嘎吱嘎吱地旋转着,它旋转出的风不带一丝凉意,使武同书觉得格外的烦躁。如果说这是命,武同书绝对不服,但如果不是命,怎么就无法改变呢?平时比自己考得差很多的人都考上了,怎么自己就差那么一丁点儿的呢。

“三哥,别难过了,要不再复习一年!”沈新莲拿着几根冰棍,站在武同书的身边,把一枝冰棍递给武同书。武同书伸手挡住了沈新莲的冰棍,目光呆滞,眼里噙着心酸的泪花。“你能不能不烦我!”说着,武同书呜咽着,沈新莲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拉过武同书的一只手,放在手中摩挲起来

得知武同书落榜,李立红心花怒放。一直担心,如果武同书上了大学,就很自然地与旧情人结合,那么自己就失去了一个自己心仪的男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落榜,是她梦寐以求的结果。有时,李立红会期待武同书能考上,以自家的条件,完全能把张雪给打败,如果能考上,成为一名正式的国家工作人员,比这合同教师要好得多。
怀着激动心情的李立红,在家呆不住了,她想见到武同书,告诉他:“我爱你,我们结婚吧,结婚了,这个学校的校长就是你的了。哼,沈老头,你和你的女儿给我乖乖地滚蛋!”她想去武同书家。她无数次站在远处,眺望武同书的家,三间土墙瓦面的主屋,两件低矮的厨房,这不是她理想的家,但只要结婚,父亲会帮着改变这一切。武同书是合同教师,是文化人,是知识分子,到哪儿都会得到人们尊敬。她更喜欢他那个鼻子,每当武同书的鼻子她脑海中闪现,她都会一阵激动,激动地双腿紧紧并在一起,浑身颤栗。她推车出门,骑上车,却不知去哪儿。凭着感觉,她骑车前往学校。很远,她就望见了办公室前那辆属于武同书的车子。她不觉加快了速度,停下车,把车支好,推门进屋。
她看到了沈新莲拿着自己心爱的人的手捂在自己的脸上。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自己准备托付终身的人被一个同事并不是竞争对手的人把玩着,李立红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心中迅速燃烧起来。她快速冲到沈新莲身边,狠狠地推开沈新莲:“臭不要脸,你有什么资格和他谈恋爱,一个小小的代课教师!”

“你有资格?在学校装得像淑女,离开了学校,你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做?”沈新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但只几秒钟,她便回过神来进行了反扑。
“你们都在看我的笑话,都给我滚。”武同书悲愤的下了桌子,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办公室。
几天后这件事就传遍了全村和当地的教育界——沈校长的女儿和李村长的女儿因为争风吃醋在学校打了一架,据说当时衣服都撕破了,两个人只穿短裤,武同书没拉架,两眼贼溜溜的观看两个美女的身体。
李村长觉得这事严重,自己的权威在学校这块土地上遇到了严重的挑战。他决定亲自出马解决这个问题

李村长约了村里的干部和小教股长到家里喝酒。书记、村长、村会计、沈校长等一干人马在中午时分陆续到齐。酒席开始,沈校长等人说李立红也该上桌,李村长说她该帮她妈一把,等菜准备齐了,再来陪大家喝几杯。大家寒暄,觥筹交错,其乐融融。
“李村长,李立红的婆家还没找好啊?”
“没呢,一直没遇到她自己满意的呢。”
“股长,你世面广,人缘好,你看看乡里有没有合适的小青年,帮她介绍一个。”
“上次不是听说你们学校有一个小青年,叫武什么的,两个人不是很好吗?”
“叫武同书,小武真不错,有理想,人很好,就是家里穷点。”沈校长回答道。
“这没关系,如果两个人合适,结婚后,股长说不定把他提成校长呢。”书记说。
“也是,只要股长决定,我下学期就把校长让给他。”沈校长面露愠色。
“沈校长,不要介意,也不是说要把你校长下掉呢。”
这时,正好李立红端了一盘鱼送上桌子,股长说:“李立红,上桌来陪叔喝一杯。”
股长说着就指着身边准备好的位置“坐,就坐这儿吧!”
李立红拿了毛巾擦一下手,就紧挨着落座于专属于自己的位置。

股长拿酒瓶为李立红倒酒,李立红说:“我自己倒。”
“难得大侄女上桌,我亲自为你满酒。”
“下不为例。”李村长笑呵呵的说道。
“股长,我敬你两杯!”抿了一小口,酒只少了一点点,李立红就做出酒很辣的样子。
应该叫叔,叫股长就见外了。”股长说着就干了一杯。
“你是我的领导,叫叔不习惯了。”说着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不要只忙于工作,找对象也是重要工作,叔想早点喝你的喜酒呢。”
“长得丑,暂时还没人要呢!”
“不是说你们班上的武同书不错嘛,人也长得可,据说,这批人将来都要转正为正式教师,工作稳定,工资又高。要抓紧。”
“我抓紧有什么用啊,人家说不定早被别人勾去了呢。”李立红望着沈校长,似乎想把这个问题挑明。
李村长本来想这事等酒席结束了再和沈校长挑明,既然女儿说到这份上了,就顺着挑明了吧。
“沈校长,我每次托你去问老武家,你都说等等,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话的呢?”
沈校长的确矛盾。沈新莲的舅舅在县城教书,是一个中层干部,他得到消息说这批合同教师最后一定会转正为正式教师。他想:要是介绍给自己的女儿多好,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但李立红先看上了,而且李村长叫自己说媒,自己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又不好说留给自己的女儿而加以拒绝。他还是到老武家提亲,老武家也没同意,也没拒绝。事情就这样拖下来了。这期间,他看到武同书虽然对李立红不反感,但也无好感,可武同书的眼神里却流露出对沈新莲的期许的光芒。“新莲要能嫁给武同书,这辈子不会受罪的。”
沈新莲与武同书的交往,沈校长是早就知道的。他几次暗中检查作业,发现武同书批改作业的笔迹前后不一致。要么他偷工减料,找学生批改,这是一个严重的工作态度问题,必须纠正;要么是李立红帮着批改,如果能促成他们成双成对,也是功德无量。可他拿李立红的笔迹对照后,却发现自己错了。他急忙拿来女儿的作业本,摊开十余本,找出与武同书作业的同一个日期——意外惊喜,原来是女儿,一股喜悦涌上心头。
现在李村长问自己提亲的情况,他觉得只能延续原来的说法:“他家说等等,同书现在高考失利,也不好问道呢。”
“老沈啊,在女儿婚事上,你可不能犯糊涂,我怎么听说她们两个打起来了呢。”
“村长,其实孩子们的婚事交给孩子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大人不要掺和。”
“我是不掺和,可我每次问你情况怎样,你都说等等,等等怎样了,就是等到你女儿向我女儿抢人,是不是?”
“村长,这话我不爱听,武同书选择谁,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我告诉你,我不能控制武同书,但我能控制你!下学期,你给我滚蛋,滚越远越好,我不想看到你!”
“我滚不滚蛋,不是你决定的。”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去,众人劝说无效。看到沈校长朝外面走,李村长拿起酒杯,就准备朝沈校长掷去。股长等人拉着李村长,村长挣扎着:“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我叫你去提亲,你磨枪弄弹的,却把他留下来搞自家闺女!”
酒席不欢而散。
下学期开始,沈校长调到中心小学,主持中心小学工作,沈新莲也到了中心小学,做了幼儿教师。武同书因为教学成绩突出,被调到中学任初一年级的数学教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39 , Processed in 0.077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