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52|回复: 0

槐树开花啦(10)

[复制链接]

926

主题

0

好友

29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1 09:38:17 |显示全部楼层

182.jpg



临近寒假的一天,办公室鸦雀无声,静悄悄的,因为每学期结束前教师都要整理自己的业务,以备领导检查。武同书在办公桌上埋头复习,沈新莲在改作业,李立红摆弄着桌子上的一个不倒翁,其老师也都在各做各的事情。随着几声敲门声,一个熟悉的脸庞挤进了门缝。武同书的心一阵剧烈地颤动。他起身走出了办公室,把张雪拉离办公室。
“放假了啊?”武同书说。
“放了。”张雪答道。
怎么找到这地方来的?”武同书关切的问。
“你挺忙的吧!”
“不忙!”
“不忙?不忙给你写信,五封信,你怎么只回一封信?”张雪在质问。
“啊,我没收到啊!我怎么能不回你的信呢。”武同书感到很诧异。
这时沈校长和学校的女会计顾桂琴从远处走了过来。“小武,这是你的同学吧,带到办公室坐坐,外面清冷的。”
“谢校长,到办公室会影响别人办公的。”武同书说。
“我们学校的学生至今没有一名考上大学,我们学校也没有一名教师读过大学,让你的同学到办公室坐坐,不要把人家冻坏了,同时也让我们学校沾点喜气。”沈校长边说边把办公室的门推开。
盛情难却,却之不恭。那就进去坐坐吧。张雪没有推辞,武同书领着张雪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安排张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自己从墙根拿了一个板凳坐下。一位老教师看到武同书领了一位女客人,便说:“哎哟,来客人啦,我到外面活动活动。”说着就往办公室外走去。其他几位老教师也随着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李立红没有离开,沈新莲也没有离开,们在武同书出去的时候就在眼睛的余光中看到了传说中的张雪。

“武老师,这就是你常提到的那位女同学张雪吧!”李立红首先打破了办公室的沉默。
“是,她在南京——”还没等武同书说完,李立红接过话茬:“她在南京读大学,是顺河村的。”
“对,张雪,这是我们学校的李老师,在我们学校代课。”
“嗯,你好。”张雪与李立红相互瞅了一眼,算是双方的见面礼。
张雪低下头,看着满桌的作业本,翻看着自己寄来的数学资料上密密麻麻的武同书的笔迹,抬起头,朝武同书看了一眼,悠悠地说了一句:“每天要批改这么多作业,还要复习,你真是太辛苦了。”
听到说批改作业,沈新莲的心悸动了一下。那一摞摞的作业,都是自己早来与晚走批改的,每本作业都浸透着自己对武同书的难以言喻的情感。这份情感埋藏在心底,谁也不知道,也许,武同书也不知道
“这就是命,唉,听说你在大学做了学生会的干部,还申请入党,你够能耐的。”武同书似乎是要证实同学的传言。
“大学不像中学追求分数,60分万岁,及格就行。但在大学要培养社会活动能力,你听说没,一个人 的成功,百分之25是自己的专业技能,百分之75是情商,也就是说,只有多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将来毕业了才能做好自己的事情。所以我就报名参加学生会,结果真的被他们录取了。”张雪很得意地叙述着自己的大学生活
“可不是嘛!只有现在辛苦点,将来才能配得上城里的人,不然被人家甩了就可悲了。”说着李立红就把自己前面的一摞作业本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接着李立红就继续整理其余作业本,制造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三哥,你们聊,我先回去了。”沈新莲说着就走出了办公室。她不想看到张雪与武同书亲密,她更不想看到李立红那个无法掩饰的吃醋行为。

张雪与武同书面面相觑。“我们出去走走!”

高考分数公布那天,武同书从校园里出来,一个人默默地爬上了韩山,他不想见任何人,也无脸见人。一直认为自己一定考上,结果以五分之差,与大学失之交臂。或许,这就是孙老师所说的影响吧,不过自己是成绩下降的那个人。来到槐树林,躺在大石头上,石头热烘烘的,空气像蒸笼一样,天地间没有一丝的凉意。他闭着眼,让泪水从眼角慢慢流下。心中的火苗忽闪忽闪的:我该怎么办,还说自己在南京等张雪,结果却是张雪去了南京,自己还不知道在哪里女人的心,海底针。张雪是怎么想的呢,我有复习的机会吗?张雪能等我吗?自己满腔热情地准备带张雪去城里过美好的城市生活,然而结果的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时间流逝,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张雪坐在他身边。“你不是说,如果考不上,复习一年,可以考更好的学校的吗?”
“唉——”武同书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你说,要带我到城市里生活,这是我们高考的动力。”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你说,你会在南京等我,还说我们向南京出发。我告诉你,无论别人怎么说,我只说一句:我在南京等你。”
“我在南京等你。”多么温暖人心的话,但武同书的心却被刺得鲜血淋漓。一个男人,居然沦落到让一个女人等候,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一个暑假,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正式的见面。偶尔一次巧遇,那是在石坪桥上。

武同书背着龙虾在石坪桥上等待收购龙虾的人,桥上已经有七八个逮龙虾的人,在等待龙虾贩子,他们分享着逮龙虾的快乐。武同书的脚上布满了泥土,拖鞋很脏,浑身发出鱼的腥味。他和那些逮龙虾的人不熟,也不想认识他们。他不时朝东方望望,期盼等龙虾贩子的出现。但他等来的却是张雪骑车朝桥上走来,他慌忙低下头,把手伸进鱼篓里,拨弄着龙虾。风吹日晒的脸由红发紫,失去了学生时代温文儒雅。张雪停下车,站在他身边,看着他不理她,用脚踢了鱼篓:“这龙虾多少钱一斤。”武同书站立起来:“是你!”
他们沿着石坪桥向南,慢慢地走,细声地谈。谈考上的学生,谈没考上的学生。谈范丙锋与李广华爱情,也谈葛志清与张刘洁的分分合合。谈到了张雪通过预考、高考的意外与意料之中,也谈了武同书纯属意外。
“下次我们要少见面!”
“你什么意思?”
“见面对你影响不好,人家是会说闲话的。”
“也不是现在才说呢!”
“你准备如何复习?”
“我现在正为复习做准备,先攒齐费用。就在原来学校复习,能节省一点。”
“也行,只要不失误,你一定能考上。”
到尚庄桥,武同书说:“前边人多,我向东了。”
“我在南京等你!”
武同书去沭城复习的时候,张雪把已经用过的复习资料整理好交给了他:“女人爱一个人不容易,只要爱了一般都不会改变。等寒假我回来找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8-22 15:55 , Processed in 0.087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