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8|回复: 0

如风掠影:每一段遇见(2)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0 10:18:50 |显示全部楼层

170.jpg



开学并没有给学子们带来多少喜悦和激动,相比于对新学校、新同学的新奇和欣喜,宿舍简陋的住宿条件更令新生们满口怨言。加上开学初全体新生入校,校园里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一片杂乱让新生们更加不堪忍受。这个中学实行的是全封闭的军事化管理模式,学生只能在每两个星期的周末时间离校回家,其余时间学生请假都必须由家长的告知经过班主任的批准才可离校。而校园的围墙上全部嵌满玻璃渣,以免学生抵不住外面世界的诱惑爬围墙逃学。这个中学的严苛管理而换得的高升学率是出了名的,所以家长们纷纷挤破头了要把孩子送来,闫青便是这万千学子之一。
闫青的家人送闫青来到宿舍,安排好入学的全部事宜并交代闫青好好照顾自己后便离校回去了。闫青面对这陌生的地方,心里有些慌乱不安。在揣测着这间小小的宿舍将要接纳怎样的主人,而自己以后如何与陌生的她们相处。闫青总是小心翼翼,害怕自己的一句话语、一个小动作都会让人心生厌恶。然而闫青不知道有时候往往越是如履薄冰越不能让别人理解,因为每个人都是矛盾的个体,彼此隔阂,彼此抵抗,所以隔绝不了挑剔。
闫青就这样发着呆胡思乱想一通后看见她未来的舍友们陆陆续续入住宿舍。
首先到来的是蓝乔喻,闫青对着门口发呆时乔喻出现在门口。乔喻就像飘落般恍然出现在眼前,她束起的高高马尾正好挡住晨曦的光芒,而她的脸庞在晨光的遮蔽下现着阴郁的柔和。可是闫青看到乔喻荫蔽的脸庞上却生着一对明亮深邃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像夏夜蓝色银幕里闪亮的星星,闪烁着述说故事。闫青看呆了,直到蓝乔喻对着她微微一笑说:“好,叫蓝乔喻,也是住403的,希望以后能好好相处。”闫青才回过神来。她心里暗想这个女生不算是惊艳的美丽,但是却有世外般脱俗的仙气,特别她笑起来时她的双眸更加明亮,但正是这种明亮透着感染力和亲切,让闫青觉得蓝乔喻绝对是一个和气而好相处的人。闫青猛地站起来朝乔喻鞠了个躬慌乱的说:“额,你好啊。我是闫青。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你是第一个到的吗?”乔喻保持着微笑,不多话的她面对傻气的闫青突然觉得很是别样的亲切温暖。
“是的啊!我也是才到的……对了,你选我旁边这个床铺吧!我来帮你铺床啊!”闫青很奇怪蓝乔喻是自己一个人提着行李进来的,便热情的说。
“也好,这个床我也喜欢。不过,我自己来整理就好,不用麻烦你了。还是谢谢你啊。”乔喻面露感激之色。
就在闫青与乔喻相互交谈之时,进来一个十分特别的女孩。闫青看见这个女孩留着短短的头发,仅仅没过耳际,而她宽宽的额头,可爱的鹅蛋脸,甜美的梨涡让闫青觉得这燥热的夏天透着清甜的活力气息。她便是林晓西,果然林晓西是个干脆利索的女孩。只见她两三下便爬到上铺,然后简单打扫床铺,便整理安置好了。就这么两下她倒像是累极了的样子躺倒在自个的小床上,然后右腿高高翘起抵在左腿上小憩起来。看着她悠然自得的样子,闫青倒觉得她越发可爱了。
接着言歆悦也来到宿舍,闫青对歆悦的形象不是很深刻。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乖巧乌黑的刘海衬着她的皮肤特别白皙干净。而言歆悦在家人的帮忙下整理好床铺后便安静下来,独自一人反复地叠着她的几件衣服。闫青看着言歆悦把叠好的衣服重新散开,然后再次一丝不苟的叠好,这样反反复复几次。闫青觉得言歆悦应该和自己是一类人,在陌生的环境总是无聊得不知所措。
闫青看着她们都在忙着整理各自的行李,而林晓西还是那样翘着右腿躺在床上安稳的睡着,闫青便拿起拖把想把地板拖干净。就在准备完成工作后她看见一个细高的身影走了进来,闫青觉得这个女孩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尽管她的神色有些许高傲,或者说是这个女孩非凡的气魄让人有些许生畏,但是闫青认为她弯弯的眉毛和弯弯的眼睛让整张脸看起来十分和谐,并非有任何冷傲之气。而随在她身后的两个人的形象好似她的父母,帮女孩提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这便是苏薰。苏薰看到宿舍的景象立马苦着脸气恼地说:“怎么这么简陋啊!我都说不要来这个学校了,为什么非选这个学校啊?管得又严,条件又差。我不要住这里。”
“你的小性子也该改改了,你爸把你宠成什么样了。别人都住得,偏你住不得。”她妈妈也许因为大热天的奔波显得耐不住心性。
“你大伯不是在这里嘛!所以你来这里方便,以后有什么可以让你大伯照应些。学校的宿舍全都是这样的,住多些日子习惯了,需要什么就和爸爸妈妈说。”苏薰的爸爸比她妈妈有些耐性。
“亏他还是副校长,还说能照应我怎么不见给我安排一个好的宿舍啊?”苏薰不依不饶瞪着她爸爸。
“苏薰,你爸爸由着你是因为他宠你,但不是每个人都会让着你。以后和同学老师相处要知道尊重,别总是耍你的脾气。不要以为别人都会迁就你!”苏薰妈妈的脸色十分难看。
“行了,行了,你烦不烦啊!真是啰嗦!我根本不想住这里。”苏薰嫌恶地转过身想要离开宿舍。
“哇哇哇,我没有看错吧?宿舍门是蓝色的。被‘红色政权’包围那么久,终于冲出重围了。”这一大声的喊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见一个娇小的身体贴着宿舍的门,她这样激动地拥抱着宿舍的门,像是挂上去的娃娃一样。那就是凌沫沫。沫沫举起双手抬起头往天上大喊:“我的世界终于不再是一片大红的玫瑰色了。”
闫青她们停下手中的活莫名其妙的看着沫沫,苏薰也站着好奇的盯着凌沫沫。沫沫看着大家一脸的不解和疑惑,根本隐藏不住内心的窃喜,手舞足蹈的解说:“我老爹是大红玫瑰色狂热分子,他买什么都是一律的大红玫瑰色。家里的房间门是大玫瑰红;冰箱是大玫瑰红;窗帘是大玫瑰红;我房间里只要是他买的物品也全都是大红玫瑰色;就连我来学校住宿他给我买的桶、盆、脸巾、床单、枕套等等等等都是大红的玫瑰色。没想到啊!我们的门竟然是蓝色的。开心死我了。哈哈哈哈”
闫青她们愣了一下,看到凌沫沫身边大红玫瑰色的皮箱,然后都忍俊不禁起来。林晓西更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巴滚在床上大笑着。
凌沫沫一心挣脱家里的束缚,她一直是自由的忠实追随者。现在在她眼里一切都是那么不同,至少她终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了。而苏薰却是一直习惯了依赖家人。只要家人选择让自己满意的事物,她就不会自己动手去抉择,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当她听到凌沫沫说的这些话后,突然激发了青春期的她强烈的反抗和挣脱欲。她突然觉得自己也应该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尽管她现在根本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事物。但是她只想像凌沫沫一样独自一个人张扬自己的生命力,不再被管束。于是她决定留下来,不理会家人的所谓“照应”。她其实还不明白这是她内心强烈的自尊心及好胜心在催使自己。
当天她们齐心协力,相互分工把她们的“小屋”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看着焕然一新的宿舍苏薰觉得心里的满足感十分强烈,她觉得这种满足和以往得到的满足是不一样的,而是一种亲自完成一件事情,并且这件事情十分圆满而得到的内心真切的满足。她也说得不很清楚这种满足是为何,但是就是很强烈而且不同。她喜欢这样的满足感,就像一个气球被充满气一样充实,稳妥。
苏薰在心内自嘲自己干嘛想那么多呢!开心就好。她对任何事情总是不求甚解,不想探究太深。
就这样,六个陌生的女孩同处一室慢慢相处相知。很难想到就这六个性格迥异完全陌生的女孩子在今后竟成为患难与共,共同进退的好姐妹。但正是这样的年纪对于友谊才能不参杂虚假心机,不参杂利益目的以及不成熟的想法,所以,这份友谊才能如此珍贵,这也正是青春最宝贵的财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37 , Processed in 0.064000 second(s), 9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