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1|回复: 0

跌落的君子兰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10 09:50:10 |显示全部楼层

161.jpg


最近参与查处涉及腐败的案子多,累,回到家,就想躺下休息
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我像滚出篮球场的球不再蹦跶,歪向沙发。就在歪向沙发的一刹那,我眼前一亮——几案上一盆君子兰,娇艳欲滴!我像被击打的篮球一样蹦了起来离开沙发去观赏。
顶端的花朵儿,是洁白的,正是花到半开酒到微醉的最佳境界,每朵花的形状像倒钟一般,可花是一瓣瓣相互拼凑而成,两两相互叠加在一起的部分,色重,不叠加的部分薄如蝉翼,妙在透明与不透明之间。花下两侧的叶子,一层层地对称着,像鸟儿展开的翅膀,绿得像翡翠;凑上君子兰,一股异香,浸入心肺。花盆儿是褐黄色的,六棱,绘的图案是天女散花。通体看起来,色彩相得益彰,体态袅娜动人……
“好看吗?”妻子娟扎着围裙,走过来。
“堪称绝品!白色的君子兰罕见,况且正当花到半开时……”我接着问,“花多少钱?从哪里买的?”
娟轻描淡写地说:“一个同事的亲戚送的。”
我猛地一机灵:“怎能要别人的东西?小心陷阱!”
“别神经兮兮。先吃饭,吃饱喝足,我们一同赏花。”妻说着走向餐厅。
难得有与妻子共进晚餐的时候,我暂时藏起狐疑,洗了手,跟进了餐厅,坐下。看着诱人的饭菜,我笑着说好,娟说吃吧。吃饭时我又想问花的来路,因为我是纪检干部,怕担受贿的嫌疑。娟是中医大夫,规矩多,说了声“子曰食无言”,我们不再交流,但我感到这君子兰肯定问题
娟吃完饭,离开餐厅。还是老规矩,她做饭,我刷锅。洗着碗筷,我觉得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君子兰。我努力地回想,印象中好像是在学校,是我当学生时的学校呢,还是我当老师时的学校呢?那养花人又是谁呢?我不教书也有十几个年头了,时间久远,记不起来了。
收拾完毕,走出餐厅,见娟正赏花。我奉承说人在花前人更美,娟说,少来,还是谈花吧。
不是问花从哪儿来的吗?我回答你——你的熟人送的,你在镇王庙中学教书时的那个校长夫人送的,说你喜欢,我不要她不接,我怕摔了,就临时放在这里,等你回来拿主意!”
我恍然大悟——那个校长养花,喜欢君子兰。
“送回去!正查呢……”我想起保密纪律,没说下去。
继续说:“听那送花的女人说,这花儿在长春市要上万元呢!”
“这么贵,更不能要!我们曾是上下级关系,我要汇报上级,问是不是退出专案组避嫌——我以为这么多年没来往,那人把我忘了……他夫人没提什么要求吧?”
“没说什么,只是说你早就喜欢君子兰。”
我的思绪回到从前……
那年,县委机关通过招考充实干部队伍,把通知发到镇王庙中学。我看了通知,认为自己符合条件,就到组织部报了名领了表格,毕恭毕敬到校长室去填单位意见。
校长正在修花,几盆君子兰,姹紫嫣红,各具情态。校长拿着一把不锈钢剪刀,修剪着君子兰的残叶和叶子的枯边,对我的到来不冷不热。校长夫人笑吟吟地给我倒了杯热茶,让我似乎挽回了点自尊,我赶紧说谢谢。
我陪着小心先夸奖花好看,接着主动说明来意,校长很冷漠地说:“还真有人当真啦!这县委机关是随便进的吗?”
“我符合报考条件,参加考试,过一关是一关吧……”
“我奉劝你别耽搁时间了,根据你的能力通过笔试没问题,但面试呢?那是需要靠关系走门子的。”
“我不这么认为。我报的是纪检部门,风气应该是正的。”
“你太天真了。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不过,碰碰壁也好,回来好安心工作……我本想好好培养你的——看你是好苗子!”
“谢谢校长。不过,哪里都是为人民服务,再说人各有志,更何况我们学校是人员超编单位,不缺我一个。我报名符合所有条件。”
这时,校长端起一盆花,旁若无人地走向门外,我不由自主地跟了出去。那盆花已经萎蔫,他从花盆中提出花扔到地上,脚踏着君子兰的球根,发狠说:“白白培养你!不好好长,我让你永世不得复活!”
我猛然觉得我就是那球根,被无情地践踏了。我觉得他伤害了我的自尊也打击了我的自信,而且也有抹黑社会之嫌,内心有些激动,但还是耐着性子说:“校长,让我试试吧,不试怎么知道是不是碰壁呢?或许结果真的像您说的这样。碰了壁,我一定回学校继续好好教书。”
“把表格放下吧,我考虑考虑,你走吧!”看校长的言行,好像一旦报名考试,就是跟他过不去。其实,我讨厌的就是他把学校当成他的势力范围,把干群关系当成主仆关系。校长曾在会上说过:“听话就是保驾,保驾就是首功,功大莫过于救驾。”他把自己当土皇帝啦!
回到家,我把见校长的经过告诉父亲,父亲说:你一方面要做到不影响学校工作,还要抓紧时间学习准备应试,其它事我办……
后来知道,父亲托亲戚给校长送了两条云烟,校长才勉强签字盖章,那是按规定截止交报名表的最后一天。接下来的事情,绝不像校长说的那样,我一路过关斩将通过了笔试面试政审体检,成为了纪检干部,我一直认为父亲送的那两条烟,是我走进纪检队伍的黑点……
想到这里,我简单谈了这段经历,说:“把花儿要送回去!我说过多少回了——关好门,把好门,你却……”
娟有些内疚,说:“是我的同事领她来的……好吧,我听你的,明天我想办法把花送回去……唉!周末,别为工作影响生活,我难得和你一起休周末……”
娟深情地看着我,又说,出去逛逛吧,放松放松,回来,洗洗睡,我刚晒了被子。说着投来内涵丰富的眼神。
我们走出家门下楼,娟还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下班时间不考虑公事注意身体健康之类,她的话早已难入我耳,我机械地被她搀着走。她说她的,我偶尔应诺一下,表现得尊重她一些,她很满足的样子。婚姻啊,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需要出来秀一下,本来内在的事为什么外显一下呢?
应付着娟,我的思绪还是离不开那个校长……
那个校长姓司,已经换了好几处中学当校长,算得上是资深校长。不过,最近有人实名举报司校长。举报人说司校长与他的妻通奸,被他捉奸在床。他的妻子年轻时不愿上课,校长遂了她的心,给她换了清闲的工作,还有点小权。风言风语早就有,他不信,总认为是有人眼红他老婆悠闲体面的工作而乱泼脏水,没想到回报需要付出,更没成想两个人光天化日在他家幽会……起初这被污辱的丈夫只举报被污辱一件事,后来他接到一个满满鼓鼓的绿邮包,里面全是司校长贪污的证据,那些被指出的假账还附有原始账目的复印件。这些证据被送到县纪委,纪委成立了专案组,我是成员之一……
“怎么啦?心不在焉的!我跟你说说君子兰吧……”娟的话把我的思绪拽回娟的身旁,我说:“你知识渊博,我洗耳恭听。”
“君子兰原产南非,后传入日本,伪满时期传入东北,名字也是日语音译,一跟君子沾边,不得了啦,呼啦啦就种开了,中国人喜欢君子嘛……其实,它是石蒜科,与孔子喜欢的兰花不是一类,不搭界,孔子喜欢兰花,说‘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还说兰花为王者香……”
“这就是说——此兰非彼兰。”
“名为君子兰并不是那个传统文化中的兰花……”
“可不可以这样引申——当老师的未必就能为人师表?”
“名不副实的多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走,回家!”
“为什么?刚出来!”
“那盆君子兰可能有猫腻!”
我大步流星往家走,娟一路小跑。
进了家门,我们端详那盆君子兰,花无疑是美的,花盆的土是松散的,肯定是新土。我仔细观察,发现土中露出一角白色的塑料薄膜,我小心地一揪,揪出个透明的密封的塑料袋子,里面是一沓人民币,还附有一张纸条,上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啊!”娟惊叫一声。
我一激动把花盆弄到地上!盆裂了,花烂了,跌落的君子兰,让我一下子想起马嵬坡香消玉殒的杨玉环,那球根让我想起君子兰球根在司校长脚下被践踏的惨状!望着那跌落的君子兰,我眼前却浮又现出校长夫人笑吟吟地面孔和那杯热茶,我该怎么办?
我终于拿出手机,娟殷切地看着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37 , Processed in 0.066000 second(s), 8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