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85|回复: 0

花舞传说 第一卷 第四章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8 12:08:33 |显示全部楼层

130.jpg



      月光洒在这夜幕下,使得黑夜不再那么彷徨,又多了一份清净,此时的月亮已经有些偏西,已到午夜,每家每户早已闭灯,多数人早已经进入了梦乡。

  夜是如此的安静,使得世间不再那么喧闹,
  月是如此的温柔,使得人们不再那么烦躁
  忙碌了一天,身心俱疲的王凡回到了自己租的公寓里,很小,只有十五平米,不过庆幸的是,这小公寓是酒店式的,独门独间,独立的厨卫,王凡有洁癖,所以选择了这种格局。虽是外地务工人员集散地,很嘈乱,但便宜。
  王凡是当地人,家却在这国际大城市的……穷地界,地处最边缘的农村,还不如现在这个集散地发达,远离市中心近,小时候家里很拮据。
  从小就有一颗异乎于常人的上进心的,学习很认真,很让家人高兴,在村子里面给大家的印象也是个很有灵气的小孩。小学的时候成绩很好,但是到了初中,他的心却被肮脏的环境印上了深深的阴影
  那所初中学校,处于王凡家所在的镇上,却是整个县城都出了名的流氓学校,隶属于此镇下的十几个村子,孩子小升初,都会按政策来这所学校,想要去县城里好点的学校,得花钱找路子。
  虽然知道这个学校风气不好,但农村大多数不富裕,所以也没有办法。
  本想好好学习,长大以后挣大钱的王凡,经常被学校里的混蛋学生欺负。那会儿大多数孩子都爱看古惑仔,心里都想着自己要做大哥。
       天天担惊受怕,怎么还能不耽误学习。王凡也不是不反抗的人,被逼到了一定地步,便天天只顾得打架,拢自己的小势力,以保护自己。以至于幼小的心灵受到学习环境的影响,有了些黑暗。学习成绩也就下去了,后来都没有考上高中,在一所中专技学毕业。
  中专技校里的环境比初中更加恶劣,学生都是半大的人了,更让他见识了人的阴险狡诈,但有了经验的他,到适者生存了下来,他基本上从初中开始,就认为学校就是个流氓窝子,性格也有些孤僻有些弃世,差一点走上了歪路。
  十八岁那年毕业,学校分配工作,终于要离开学校了,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就像有一口浑浊的气憋了很久,终于吐了出来。
  可是接下来才知道,社会中,还有太多的黑暗,在等着自己面对。
  学校分配的公司,给的报酬少的可怜,而且还学不到什么,和自己学的专业还不对口,同来的人几乎都走了,王凡坚持了一年多,属于最后走的那拨,本想坚持,可公司却没有给他坚持的理由。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份对口的工作,并且还自考上了一所大学,读夜校。结果,再一次失望了,他的工作内容是为公司招揽客户,但是由于这个行业的特殊性,有一些事情比较隐晦,所以工作当中避免不了,会避开一些敏感的话题不谈不提,或者故意说得含糊不清
  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自己的业绩,招揽到客户。王凡却不愿这样,认为这个事,本来就有风险就要如实告知,由客户自由做主。以致于最后被公司,以业绩考核不通过为由,辞退了。
  没有办法,日子还是要过,工作还要继续找,当时夜大还没有读完,后来看来,就算读完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因为他选的专业需要够硬的文凭,要不就得有广泛的人脉,可他哪点都沾不上,结果就在找工作当中度过了小半年的时光。
  他认真思考之后决定改行,虽然隔行如隔山,但觉得趁着年轻还有机会,为什么不再努力一次?这次选择去花一年的时间,去学一门手艺,不敢说以后就走上成功道路,但是最起码会有个手艺吃饭。
  可之后才发现,手艺学了,但没有资历,没有经验,还是扯淡,就这样当了一年助手学徒,好不容易独当一面了,又因为受不了个体经营里的剥削压迫,辞职了。
  又过了一年,消尖了脑袋,好不容易挤进一家用得着他手艺的外企,可其实干的还是销售……,不过还好,这次毕竟是实在的东西,还有品牌地位的。王凡为人比较实在,又有专业见解,算成功的干了下来。
  可悲催的是,经理没理由的看不上他,对王凡各种施压,掐着他晋升的空间……
  而且公司的胃口,是永远的填不饱的,任务一再的上调,事务越加的繁琐……被穿的小鞋儿,都够开鞋厂做国外进出口了……
  王凡是离家出走的,但不曾为外人道哉。
  “唉……”王凡回想着自己这二十多年的精力,真是,横垄地拉沟,一步一个坎啊。
  将衣服脱下,挂到防盗窗上,准备洗漱之后睡觉,“诶?……”,看到自己放在窗台上的花盆中,有一颗嫩绿的幼苗直直的站在盆中。
  “啊哈,发芽了”一下就来了精神。
  恶魔之花,传说中只开在冥界,开花不见叶,有叶不开花,又有很多传说故事,和神奇的作用,在现实生活中,又称鬼擎花、幽冥花、彼岸花、红花石蒜、曼珠沙华等,王凡很喜欢这个花。也许是内心隐藏情绪的寄托吧。
  从来也没有栽种过,也不知道发芽开花的生长周期什么的,所以弄来的时候就直接栽种上了,原本有五盆。但被带来出租屋的,只有这一盆。
  盆里的土是田地里挖的,所以里面长出了很多小野草,拿起旁边的小剪子,将花盆里杂草剪去,又觉得剪完杂草还会涨不如拔掉,所以一边用剪子轻轻剜土,另一只手仔细的拔着。弄着弄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划伤了一个小口子,虽然很伤口很小也没流多少血,但伤口也溢出了些许鲜血显得手指有些殷红。
  见伤口这么小,也没在意,当杂草差不多拔干净了,用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那株小嫩芽,之后便转身去洗漱去了。
  洗漱完毕,回到房间,躺在了自己超依赖的床,。困意越来越浓,
  “嗡……”突然王凡觉得自己脑袋一阵恍惚,“唉……这班上的……”
  用手拍了怕脑门“嘶”手指传来细微的痛楚,“记得网上说这花有毒性,,手流血了,又摸了花的嫩芽,不会中毒了吧……额……应该不会,有毒的是它的球茎,我只是碰到嫩芽,况且伤口这么小,这都不叫事,就是太累了。
  之后便躺在床上全身放松,运气调息,意守灵台,想通过这个方式放松缓解自己的疲惫
  也许与自身经历有关,王凡从小就对玄学较为痴迷。
  因此王凡还有了一个特殊的身份——
  ——上清茅山续法派第八十代弟子
  续法派与宗派有所不同,不住观宇,修道红尘,少有师承,传承罕见。王凡所知所会,皆是自学而来,也多多少少接触了一些所谓的修炼功法,自己尝试摸索。
  此时运行的便是自己摸索出的一种修炼方法。
  并没有坐起身来,盘起双腿,五心朝天的那么规范,认为这种应该是古人通过调节呼吸达到养生养身的方法,所以也就没那么在意。
  “嗡……嗡……”的声音在脑中响起比刚才还要明显,“不是吧,怎么一调气感觉变的更强烈了……”
  又一阵恍惚之后,突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画面,一条源头和尽头不知所在何处的墨色河流,激流勇进,掀起惊涛。在狂暴的水面上,漂浮着一株鲜红的花,那种红……就像是在鲜血里浸泡了万年一样,鲜艳却带着一股浓重的沧桑。
  “幽冥花!”王凡看清了花的模样,当下就认了出来,这不就是自己很喜欢的花吗,而现在却发现自己漂浮在这水面上却没有碰到一滴水,突然巨浪卷带着花向自己冲来“我靠,太邪了吧?……我去这么大!”,当幽冥花快到了身前时才看清,这一株花由九朵排列成伞形,竟然有一间屋子大小。
  “啊……”随即觉得自己不受控制的上升了数丈,又缓缓下降到花中。
  哗……伴随着又一声巨响,又一波巨浪掀起,而自身所在的幽冥花却处于浪尖之上,随着巨浪远去,王凡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回头张望……
  一下就愣住了!他看到自己房间,看到自己的床,看到床上盘腿坐着的自己,“我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床上坐着的是我,那我是谁?我又要去哪?那个不是我?难不成有人把我夺舍了?开什么玩笑,那都是小说中的事……”
  又一阵恍惚袭来,梦呓般的低喃着,王凡甩了甩头,当再次清醒的时候,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事,但是又不明白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
  “不是夺舍!那个是我,我还是我,因为那个我所做的一切我都知晓,不对,应该说就是按照我的意识来行动的,我就是那个人,那个人就是我,我就是我!啊啊啊啊好乱啊,我的头快炸了!”
  正所谓玄之又玄,王凡自己冥冥中感受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
  “我要回到哪里?……”
  “嗌?我为什么要说回呢?而不是——去?好像有一种感觉,我到另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的我以后便可以很顺利,难道现在的我是我的霉运?”
  随后闻着那具有魔力的花香,沉沉的睡去……
  醒来的一刻,映入眼帘的是青山绿草,潺潺溪水,鲜花漫山,香气盈谷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王凡,不,应该说是花殁舞,迷茫的说道,脑子里还在回想沉睡时感知到的一切。
  “我到底是谁?是王凡……还是花殁舞?……”
  …………
  “好像是……两世为人,不是什么前生今世,而是两个世界……两世为人……两世为人…”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49 , Processed in 0.06700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