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3|回复: 0

槐树开花啦 第五章

[复制链接]

646

主题

0

好友

20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8 10:32:22 |显示全部楼层
127.jpg


村小的教师不多,人员也不复杂。校长、教务主任、会计三个是主要负责人。其余的老师,有的是老民办教师,也有的是代课教师。代课教师没有编制,属于临时性质,在学校的地位最低,随时都有被解雇的可能。几天后,武同书逐渐理清了学校的各种关系。留着平头带眼镜的校长叫沈达亮,安排课务的教务主任叫潘以传,财神爷会计顾桂琴。那天递报纸桌子的长辫子老师叫李立红,带三年级数学,比自己低一个年级。教一年级数学的女老师叫沈新莲。

一天,武同书带着课堂上的一身汗臭回到了办公室,发现一个梳着大背头的男子坐在校长的桌子上,一手叼着烟,翘着二郎腿,沈校长坐在邻桌上。
“安静一下,啊,说个事。”沈校长环顾一下办公室,继续说:“今天李村长到学校视察工作,啊,也为我们新来的武同书老师举行简单的欢迎仪式,啊,中午我们男教师留下来陪李村长,啊,我、潘主任、顾会计陪村长到小办公室坐坐,其他老师,啊,一切正常。啊,顾会计,吩咐做饭的老张到校外采购中午的伙食:凉菜四个,热菜六个,两瓶分金亭,饭随便。啊。”
不久隔壁的房间里就传来了麻将的碰撞声。
放晚学后,武同书批改完当天的作业,拿出高三英语课本,抄写单词。他有自己的计划,边教书,边复习,准备再考一次,如果还是考不上,也就认命了。
“三哥,还在复习呐!”说话的是沈新莲。这是农村习惯,人际关系只要能扯上亲戚,就称呼兄弟姐妹。沈姓和武姓一直按这辈分称呼了很多年,但谁也说不清是从哪代开始的,也无从考证他们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姻亲关系。
“嗯,新莲,怎没回家的!”
“回家也没事,还是在学校和学生在一起快乐。”
“哦。”
“你看的是高三课本吧,准备再考一年的吗?”
“嗯!”
“你知道今天来的村长是谁吗?”
“李老师她爸。”武同书一边回答,一边手也不停地在默写单词,只是偶尔抬头看一下沈新莲。沈新莲觉得好像是打扰了武同书的复习,“唉——”叹了一口气,起身要走。武同书发觉沈新莲好像有什么话没说出口,放下笔说:“你有什么心事?”

“你知道李村长来做什么的吗?”
“知道。”
“什么事?”
“视察学校工作。”
“你这些读书人,真的只能读书,不懂生活!”
“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吧,大家都知道村长来是做什么的,就你不知道。”
“你知道就告诉我呗,何必要瞒着我呢!”
“他是来相亲的。”
“哈哈,一个老男人还相亲?”
“为他女儿相亲的,他女儿看上你了,她爸来审查的。”
“你别开玩笑取笑我,人家是干部子女,我是——”武同书迟疑了一下。他本想说自己是“农民”,但是他对自己的农民身份心有不甘。但除了说上农民,还能说啥?
“她每天都在偷偷看你,你没发现?”
“真没在意呢!”
“她真是看上你了呢!”
“那是她的事,干部子女,我们农民养不起,也养不活呢!”
“呵呵!”沈新莲发出了灿烂的一笑,伴随一句“我回家了”,人已步出门外。
洁白的牙齿,深深的酒窝。这是武同书对沈新莲的第一印象

九月底的一天,武同书抱着一沓作业走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与往常的喧嚣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他环顾一下,发现李村长坐在校长的桌子上和校长小声交谈着什么。沈校长看到人员到齐了,站起来说:“下面,由李村长为我们宣布一个重大的好消息,大家鼓掌。”
伴随着一阵热烈的掌声,李村长缓缓站立起来,向大家挥挥手:“各位老师,我李某识字不多,吃了很多哑巴亏,因为不识字,倒了几次大霉,唉,倒了几次大霉。所以我对有文化的人特别的好,哎,特别的好,平时都是我到你们学校吃饭,今年我决定,哎,我决定,国庆节我请各位老师到我家喝酒,哎,其实庆国庆离我们很远,我们不庆祝还有人庆祝,但我不请你们喝酒,请你们喝酒的人就不一定有了。所以一是庆祝国庆,二是请你们喝酒。”
李村长的那顿酒,武同书本不想去,但沈校长说,不去不好。这顿酒把武同书喝得晕头转向,他作为年轻教师,按理数要向每位年长的人敬酒,李立红的大舅、二姨夫、沈校长、李村长等对年轻人都寄寓希望,每次还要求他干杯。他迷迷糊糊地回到学校,看见树下有一张凉席,就倒在凉席上睡着了。

他依稀记得李立红穿了一身崭新的衣服,辫子编的比平时更顺溜,见人就笑,笑得比平时更加灿烂。她今天穿的裙子较短,若风一刮,就有些尴尬了,腿显得很长,但不怎么白,上面布满零星的小红点。她大舅妈,二姨妈等一干女眷不时从门朝里面张望,然后指指点点说些什么。他头疼得厉害,口渴得像火烤。他想找水喝。他用力坐了起来,使劲睁开眼睛,发现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门前的椅子上看书。他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那是沈新莲。武同书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却发现身边有一个热水壶和一个碗,碗里面的水还冒着丝丝的热气。

“不能喝不要死撑,不喝他们能朝你嘴里灌啊!”
“谢谢,这水是你准备的?”
“他们家人和亲戚都看过你了,审查通过了。”
“什么审查通过了?”
“你还要装,是不?人家请你喝酒,今天你是主角,人家是招女婿的呢!”
“别瞎说,我没有这个想法。”
“真没这个想法,很多人高攀都攀不上呢!”
“我真没有这个心思,唉!”
“做事要干脆,行就行,不行就干脆拒绝。你们读书人,嗯!”沈新莲摇晃着头说:“早点回家,我也回家了。”
武同书回到家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平时配合很不默契的父亲和母亲坐在桌子旁,显得一脸兴奋:
“三,回来啦!”父亲罕见第一次主动问候,使武同书意识到肯定有重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嗯,刚忙完!”
“三,刚才沈校长和村长来了,说村长的女儿,你们学校的李老师,看上你了,他一家人都对你进行了审查,说你合格呢!准备过年前后把喜事办了!”
“他还没问我同不同意呢!”
“你有什么不同意的,要是古代,他村长就是皇帝,你就是驸马,人家瞧上你是你的福分。”
“都什么年代了,还皇帝,皇帝早就被打倒了。”
“不要废话,认为做了教师就了不起,弄不好,他照样叫你的书教不成。”
“教书是我自己考试得来的,与他无关,他也管不了。”
“你在他家一亩三分地上,你要是不同意,看他还不能整死你。”
“整死我也不同意,我和她没感觉。”
“三。要不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告诉我们!”母亲看到双方僵持不下,出来打个圆场。
“你不要再思念那个张小丫,人家是大学生,不要天鹅肉没吃到,含了一嘴毛。”
“我有自己的计划。”说着,武同书就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犟种,灾星,从一生下来一家就没好日子,要是把你溺死在尿盆里就好了。”
“唉,三他大,孩子大了,随他自己安排吧。”
“他就是灾星,早知道溺死他就好了。”
“等等再说,说不定时间长了也能改变主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2 19:38 , Processed in 0.072000 second(s), 7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