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91|回复: 0

轮回 44

[复制链接]

655

主题

0

好友

21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6-7 09:56:03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林答没提防被那名陌生女子猛地推进车里,头重重磕在车窗上,加之宫人六织那记重拳的余力,头痛欲裂,几乎昏死过去。挣扎着想爬起逃脱,车子已经加速开动了。如风魅影紧紧抱住自己的头,蜷缩在后座一角。此刻她已无力反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落在了谁的手里?

林答眼角余光扫到那名倒三角眼的女子,那女子正紧紧盯着她。她到底是谁?

们……是什么人?要……带去哪里?”

女子并不说话,麻利地用绳索将林答的双手捆在背后,双脚也紧紧捆牢。她的力气惊人得大,林答根本没有能力反抗。那女子把林答拖到脚下,用胶带紧紧贴住林答的嘴。林答惊恐万状,拼命扭动,但完全是徒劳。

三角眼女子双手在林答身上粗暴地搜索着,很快,她摸到了那枚小银盒。

“找到了。”被拐的女人对开车的人说。

“问问她,在什么地方打开?”开车的是个嗓音沙哑的中老年男人。

三角眼女子撕开林答嘴上的胶带,“这个东西,给你的人让你在什么地方打开?”

林答喘着粗气:“我……我不知道你……你在说什么,什么……什么地方?”

三角眼女子抬手扇了林答一个耳光,林答感到有一股鲜血从鼻腔中冒出,滴滴答答流在衣服前襟上。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三角眼女子神经质地看着林答,那眼神,像极日本恐怖片里的女鬼。槐树开花感到背后汗毛直竖,突然一个念头如惊雷般炸响在她的脑海。

“是不是你们炸了我家?炸死了我妈妈?”林答心中的恐惧突然消失了,她直直逼视着三角眼女子那双厉鬼般的眼睛

三角眼女子神经质地笑起来,那笑声也像鬼怪一样。那女子的眼睛是黄褐色的,眼黑部分很小,漂浮在大片的眼白里,她圆睁那双三角眼的时候,眼睛仿佛悬空着,令人不寒而栗。

们。林答想。

“在什么地方打开它?”三角眼女子用两个手指捏着小银盒,把它伸到林答面前,女鬼一样的眼睛似笑非笑瞪着林答。

同归于尽。林答想。

林答猛的一个挺身,张嘴狠狠咬住那女子的两个手指,小银盒完全进入了她的口腔,她的牙齿正咬住了那女子的手指。林答使出浑身所有的力气,拼死狠狠紧咬那两个手指。林答感到自己的牙齿一直触及到了人骨,一股极腥的鲜血流进了她的咽喉。

三角眼女子一声惨叫,拼命击打林答的头部,林答拼了性命不肯松口。那女子力气极大,一拳比一拳更重地击打在林答头上。大限到了,林答心中轻叹了一声,在失去意识之前,她用力把牙一合,好了,咬断了。林答瘫软了下去。

“她咬断了我两根手指!”三角眼女子哀嚎着。

开车的人没有说话。

“谢师傅,车上有药吗?我身上全是血!”

开车人五十来岁,戴着一副大大的老旧墨镜。他一声不吭,从身旁的包里掏出一个外用药药瓶,丢给三角眼女子,头也没回。

“谢师傅,她的嘴我掰不开,您找个地方停车帮帮我,我得……拿回我的手指。”三角眼女子痛得声音发颤。

“你把她打死了吧?”被拐的女人声音平静,无波无澜。

三角眼女子看了一眼林答,没有回答,她的心思都在林答紧闭的嘴里。

“她母亲确定被炸死了吗?” 谢师傅的声音仍然平静如水。

“这个……我不清楚……”三角眼女子用手绢抹了药膏裹住伤指,“您给我电话后,我立即赶到了那个地址,那时候已经发生爆炸了。很快来了很多消防车和救护车,爆炸后的火非常大,看样子也是没办法救了。然后我就看见了这个您给我的照片上的女人,看她在现场的样子,她妈应该还在那房子里面。当时有一个男的跟她在一起,下车之后那男人就跑掉了。”

三角眼女子试图用擦了药膏的手继续去掰林答的嘴巴。“不要动她。”谢师傅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严厉。“我得把我的手指拿出来,我要马上去医院!谢师傅,您帮帮我!”三角眼女子哀求起来。

这些“当地人”。谢师傅心中冷笑了一声。

“刘宁,我们认识有22年了吧。”谢师傅突然感慨了一句。叫刘宁的三角眼女子,心中突然一阵莫名的寒意。

“你长得很像你妈妈,也跟你妈妈一样蠢。”

刘宁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呼吸变得有点困难。

“你5岁就没了妈,我既当你孩子,又当你学生,可你就跟你那蠢妈一样,烂泥扶不上墙。”谢师傅的声音依然平平静静,刘宁却感到毛骨悚然,她的呼吸已经越来越困难,视线也开始模糊。

“谢……谢师傅,这个……这个药……”那一把刀挣扎着想打开车窗呼救,已经没有机会了,浓重的黑雾在她面前升腾起来。在那重重黑雾中,她看到了自己已经去世22年、穿着一身惨白护士服的妈妈。妈妈凄然地向她笑着,转身沉入了黑暗

他很少亲自杀人,他对“当地人”也基本可以保持耐心,但当那些进化严重落后的人类显示出智力和体力上的各种弱势时,他就控制不住想杀掉他们。这样愚蠢的物种没有必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是浪费世界的能量,他发自内心这样想。

22年前,他买通了那个丧偶的单亲母亲,那个医院的护士。那护士管理着那个小城里唯一一个疫苗注射点,他让她在所有疫苗里都注射了精魂散。久远之前,他手下曾有很多忠诚的战士,他们是血统纯正的利莫里亚人,忠于进化的使命,他们中有一些人,DNA的开发水平已经非常高,是越来越接近觉悟的修行者。然而漫长的岁月改变了他们,“当地人”的低等快乐染污了他们。他们中有些人,掌握着能帮助利莫里亚人记起轮回的千生石,这竟成了他们堕落的借口。他们借口为流浪的利莫里亚灵魂创造肉身,而与“当地人”交媾,生下孩子。

精魂散是无明族用邪术生成的一种丹药,据说由伊西斯亲自炼制。“当地人”服用了不会有什么大碍,反正他们的灵魂本来就没有什么能量,已经足够愚蠢混沌。而利莫里亚人服用后,灵魂会被精魂散中极大的能量即刻弹出肉身,游魂在虚空中流浪,留下一具行尸走肉般的身体。上万年过去,这些无明族的邪物,陆续流传到羽仙族人和蝎族人的手中。曾经不齿这些邪物的羽仙族与蝎族,贡水开始以保护族人的名义偷偷研究并使用它们。

22年前,他去那个四川小城采购药酒。小城风景如画,跟上海完全是两个世界。他跟卖酒的谈好价钱,看他们一坛坛装箱。突然,他接收到了一个很强的能量波信号,千生石!这个小城居然有人在动用千生石?!那个很强的信号来自东南方向。他扔下所有人,向东南方向奔去。然而他跑出一公里多时,千生石的巨大能量波突然消失了。

一定是有人正在用千生石吸引利莫里亚的游魂。附近一定有一个肮脏的胎儿或新生儿。

他蛰伏在小城中四处打听。小城虽然不大,但孕妇、产妇数量不少,要找到那个孩子太难了。但既然被我碰到了,我就要把TA从“当地人”低劣的肉身里解救出来。他想。他摸了摸口袋里的一个水晶瓶,那是专门用来盛装利莫里亚游魂的魂瓶。这个小小的水晶瓶子,花了“七星会”长老们上千年的时间和心血,它可以同时盛装数千个利莫里亚游魂,在寻找到合适的肉身前,游魂们可以长时间安住在里面。他必须找到那个游魂,带走TA。

那个收了钱的护士,真是个愚蠢透顶的女人,她收了钱,却还去管什么良心。她想私下销毁那些疫苗,他对她的愚蠢忍无可忍。那个“当地人”留下了一个丑陋的小女孩。他常常输在自己的一念之仁上,也常常输在自己的异想天开上,比如,也许孩子教育一下还有希望。太多事让他明白,“当地人”,始终是“当地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还没有狗来得聪明灵敏。

他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那条他养了22年的小母狗,头歪在座椅上,圆睁着那双令他作呕的三角眼,已经没有了气息。她和很多“当地人”眼线一样,叫他“谢师傅”。他的真名,久远得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他叫,蝎尘。最后吻你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05:43 , Processed in 0.069000 second(s), 11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