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25|回复: 0

迷宫的日子 上

[复制链接]

665

主题

0

好友

214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5-30 09:41:18 |显示全部楼层
生火用的?点一把火就外焦里嫩了?烤全人?
我就这么面如死灰地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那个食人族摆布。
奇怪的是,我只是感觉的爪子抓起了我的一只手臂,轻轻拉了两下,见我不动,就不再有动作。
莫非真的只吃活的?
“呃……就打算一直这么趴在地上?”
我依然一动不动。
“晕过去了?”我听他小声念叨。
“不是个神经病吧……他们应该还不至于……算了。”
他们?我依然不动声色,闭着眼睛装晕。
我感觉到那只爪子一下子变得有力气来,我就这么被拉了起来,然后倒在了那个食人族身上。
然后我的身体腾空,那个食人族似乎把我背了起来。
这是……我突然有点儿怀疑刚才的推断了,如果他真是食人族,刚才干嘛还试探性地拉了两下……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忽然感觉眼前的光线变暗了,然后感觉到那个人把我卸了下来。
“喵呜~”是小黑?
“好啦好啦,这就给你抓鱼去。”
真的不是食人族?我有点儿疑惑,不过还是睁开了眼,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你……不吃人?”我犹豫了好半天,结果问出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哈?”他一脸古怪地看着我。
“呃……你吃鱼,不吃人?”我感觉大脑已经短路了。
“什……么?吃人?”
“小黑舔我的时候你问它什么味道,说要吃活的,然后莫名其妙地开始追我,还说拿我做晚饭,最后都说要点火了……”
他的脸部抽搐了两下:“我还以为他们弄进来个神经病……我只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太久没见到活人了,又没说要吃,然后你就开始疯跑,本来要到饭点儿了,寻思好不容易见到个活人就留你庆祝一下……最后刚想提醒你前面的柴火,结果你自己直接就摔那儿了……”他又想起来了点儿什么,“对了,你怎么知道它叫小黑?”
我回想起来,似乎的确是我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只能干笑道:“只是不知道叫它什么好,没想到它真叫小黑……”
“等等……”他突然打断了我,“这个味道……”他突然死死盯着我的脸,把我盯得发毛。
“怎……么了?”我被他盯得不舒服,开口问道。
“额……我说么,小黑对我都没那么热情……”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我下意识舔了一下嘴角,突然就明白了,中午光顾着跟踪小黑,嘴都没擦,而我中午吃了鱼罐头……
不过我还是有一肚子疑问:“那么我为什么会晕过去?这里是哪儿?迷宫为什么会有尸体?你是谁?‘他们’是谁?还有……”
“我还是等一会儿慢慢说吧,再不捞鱼天就黑了……”他打断了我的问题,“你先留在这里吧。”
“要不我跟去看看?”对于捞鱼这种事儿,我向来是求之不得,再加上我背包里的食物眼看着就要告罄能省就省。
“也好。”
他拿了把木质鱼叉,又四处搜寻了一下,在木屋的角落找到一个一端削尖的木棍:“拿这个吧。”
抓鱼果然是个辛苦活,这里鱼倒不少,水也不算浑浊,一会儿就能看见一条,不过我在浅滩上一个劲儿地蹦跶,弄了一身泥点子,才弄到一条,还是因为扎偏了。反观那个……陌生人那边,已经装了小半箩筐,看起来似乎已经有十多条了。
我突然想到我还不知道这家伙的名字
“那个……你叫什么?”
“时刃。”他盯上了一条鱼,头也不抬地回道。
“食人族……”我憋笑小声嘀咕了一句。
他的手一顿,那条鱼就被吓跑了。
他终于抬起了头,脸色有点儿奇怪:“你叫什么?”
“沈冰。”
说完我的面部表情就僵硬了。
“我本来是和一个同伴一起来的……”
“那个人用了你的信号弹自己走了?”
“不……你其实见过他了……”

“呵,”时刃脸上好不容易露出了一个不像食人族的微笑,配合他的肤色,却像个非洲土著,“这是我半年以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说完他的笑容不自觉地暗淡了一些。
“嗯?”我注意到了他轻微的变化,虽然挺奇怪,但也没问,“你不也一样?”
他又笑了笑,继续抓鱼。
不得不说时刃的确像个土著,捕鱼技术堪称一流,半箩筐的鱼和我手上拎的寒碜的两条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鱼汤的香味在空气中溢散开来,小黑在锅旁边不断地叫唤着,而我闻着这种香味,想到了一件事。
“时刃……族,”我本想叫他的名字,然而叫出来以后又鬼使神差地添了一个字,“当时我为什么会晕过去?好像和蓝花有关?”
时刃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嗯,是因为它的香气,有一点毒性,人如果闻多了,就会昏迷,但没有生命危险,主要用来防虫子的,虫子闻到就死了。”时刃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那……你怎么生活在这里?不是说可以发射信号弹的吗?”
有事一阵沉默,虽然时刃背对着我,但是我能明显地感受到他的悲伤
“我本来是和一个同伴一起来的……”
“那个人用了你的信号弹自己走了?”
“不……你其实见过他了……”
我见过他?怎么可能?上一次见到活人还是来迷宫之前的事,而那时候我还没认识时刃——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蛆虫和腐烂的肉。
我惊恐地看着时刃。

“汤好了,趁热喝吧。”时刃把鱼汤盛到了小碗里递给我,刚转身就看见我一脸惊恐。
“呃……”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他想利用迷宫把我干掉,以前因为一件很小的事他就嫉记恨上了我,我几乎把那件事忘了……然后他悄悄扔掉了那个信号弹……”他的声音轻轻的,透着几分无奈。
“然后你就把他杀了?”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
“沈冰果然沈冰。”他笑了,“恶人有恶报,你相信么?”他看了看迷宫的方向,“他跟我坦白了真相就走了,而一个月后我发现了他的尸体,他到死都抓着一个不好用的信号弹,”时刃耸了耸肩,“要不然我早出去了。这里手机也没有信号,你也知道吧?”
我点点头,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
“对了,你说的‘他们’是谁?”我继续追问。
“他们?”时刃挑了挑眉。
“对,就是你在我装晕的时候说的。”
他想了想,然后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他们啊,当然是说迷宫的建造者了,他们应该不至于弄个神经病进迷宫吧。”他忽然一笑,“结果没想到真是个沈冰呐……”
“哎,我不是也没想到能在迷宫里看见个食人族土著么。”我也笑了。
“是晒成这德行的,你以为我真是非洲人啊……”不知道为什么,他说话的声音似乎小了一点。
“接下来怎么办?这里是出口吗?”
他顿了顿,一仰头,把碗里的汤喝净,然后说:“看起来不是……还是上迷宫里再走走看吧,不行就发射信号弹。”
“好。”
深夜,我在帐篷里辗转反侧,不知道是因为一天中发生的事太多,还是仅仅因为那几条鲜美的鱼。
“时刃……”我想到这个名字,忽然生出一种怪异之感,我总感觉又地方不大对劲。我看了看木屋的方向,感觉睡不着了,决定出去转转。
晚风让我感觉很舒服,世界已经沉睡了,只有明月高悬着,伴着繁星。那条大河好像也睡着了,在一片水汽的笼罩之下,只是不时地在河岸上翻起几个水泡。
藤蔓的似乎尤其的妖冶,蓝色在夜色之下竟然还会如此醒目。尽管我有了上次的教训,离得远远的,但我仍然能闻到那令人失神的暗香。
木屋不远处,一点蓝色格外引人注目。我终于抑制不住好奇心,往那边走去。
一朵几乎是其他蓝花四五倍大的巨大花朵,突兀地长在一条纤细的藤蔓上,不过我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
水平的花朵上,竟然放着一面小镜子一样的东西,当我的脸凑过去的时候,它上面显示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爱上海 ( 鄂ICP备08003298号-1 )

GMT+8, 2018-6-24 11:16 , Processed in 0.057000 second(s), 6 queries , Win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